當前位置: 首頁 > 農村研究 > 農村文化

協調發展理念下鄉村文化扶貧的現實困境及路徑選擇——以福建省為例

作者:劉淑蘭 連文  責任編輯:網絡部  信息來源:《中共福建省委黨校學報》2019年第03期  發布時間:2019-07-03  浏覽次數: 320

 鄉村文化扶貧是打赢脫貧攻堅戰促進協調發展的内在要求。文章以福建省為例分析協調發展理念下鄉村文化扶貧面臨的現實困境并針對性地提出必須堅持協調發展理念實現文化遺産的保護與開發并舉政府社會與民間三位一體文化事業與文化産業協同并進城鄉山海協作以期促進扶貧與扶志扶智相結合。

關鍵詞協調發展鄉村文化扶貧現實困境路徑選擇


全面建成小康社會進入決勝階段協調發展是補齊發展短闆解決發展不平衡問題的應有之意而文化扶貧是打赢脫貧攻堅戰促進協調發展的内在要求。文化扶貧在扶貧開發中發揮着基礎性引領性和造血性作用[1]它在愉悅身心促進和諧的同時能夠為根治貧困提供“扶志”“扶智”服務。作為20世紀80年代在國内率先開展有組織的開發式扶貧的省份福建省現有鄉村貧困人口數量不多分布較散且均處于較偏遠交通以及經濟發展水平滞後的山區老區或少數民族地區。這些貧困地區大多曆史底蘊深厚文化獨特且多樣但文化遺産流失嚴重文化生活貧乏形成了物質與精神的雙重貧困。那麼如何通過鄉村文化扶貧發揮貧困地區文化資源優勢補齊“文化短闆”這對于促進城鄉文化發展經濟與文化發展文化事業和文化産業發展文化的供給與需求等方面的協調共進具有時代意義。

鄉村文化扶貧是促進協調發展的内在要求

貧困問題一直是世界各國協調發展的短闆以及緻力于研究和攻克的難題。大多數西方學者認為緻貧的原因具有多元性經濟貧困隻是貧困的外在表現。20世紀中期美國人類學家劉易斯在學界首次提出“貧困文化”概念并提出貧困者之所以貧困與其貧困文化有關。在國内雖然20世紀80年代全國範圍就已開始有計劃的扶貧工作但長期以來人們偏重于經濟扶貧文化扶貧的理論及實踐自21世紀初才逐漸豐富起來。學界對于文化扶貧的研究主要側重于以下幾個方面陣地視角如分析高校圖書館[2]省級圖書館[3]農家書屋[4]等對于文化扶貧的作用及路徑媒介視角如探讨互聯網如何助力文化扶貧[5]主體視角如強調發揮政府主導[6]社會協同[7]公衆參與文化扶貧宏觀視角如探究文化扶貧的機遇挑戰及路徑典型個案視角比如在對貴州[8]廣西[9]等省少數民族貧困地區的文化遺産保護進行調查的基礎上主張通過發展旅遊文化産業脫貧。但從已有文獻來看目前對于福建文化扶貧的介紹主要見于一些地方報道學術研究文獻較少從協調發展的視角分析鄉村文化扶貧更是鮮見。實踐證明鄉村文化扶貧是實現城鄉文化協調發展重塑文明鄉風以及促進扶貧與扶志扶智相結合的内在要求。

(一)鄉村文化扶貧是推動城鄉文化協調發展的緊迫要求

城鎮化在中國是一個不可逆轉的進程不僅讓廣大農民共享改革發展成果而且降低了各省的貧困發生率較大程度上推動了城鄉區域融合發展。然而由于對鄉村文化保護與開發的認識存在偏差城鎮化進程一定程度上縮小了作為鄉村文化載體的村落數量和規模影響甚至破壞了存續鄉村文化基因的自然人文生态。城鄉文化發展的不平衡不充分問題已成為一條橫亘在城鄉之間的巨大鴻溝。當看電影旅遊養生運動健身等成為城鎮居民文化生活的主體其文化消費逐步上升為知識智能型等高層次消費方式的同時而貧困群衆文化生活仍以看電視聽廣播打麻将等為主讀書看報等不多旅遊消費更是鮮見。文化設施單一文化生活匮乏文化内容針對性不強難以滿足貧困群衆的精神文化需求也難以支撐其脫貧緻富所需的知識和技能。

鄉土文化是農耕文明的曆史積澱和活态載體其多樣性和特色性是城鄉融合發展的巨大的文化資本。城鎮化工業化現代化進程中鄉村文化扶貧一方面立足于文化自信重視鄉村文化的價值在保護好安身立命的文化基因精神力量的基礎上打造地方特色的文化産品和産業。另一方面注重發揮鄉村文化與城市文化不同功能及各自特色實現優勢互補差異化融合而不是城鄉同質化。鄉村文化扶貧的成敗不僅關系着貧困地區民衆的基本文化權益能否得到保障也關系到城鄉之間文化能否協調發展。

(二)鄉村文化扶貧是實現經濟與文化協調發展的必由之路

鄉村振興文化是靈魂經濟是基礎。作為村民在長期生産生活實踐過程中所形成的具有鄉土氣息的物質财富和精神财富的總和鄉村文化是鄉村社會的文化基因價值表達也是維系鄉民關系維護鄉村秩序的關鍵所在。[10]尤其是以勤儉敦厚仁義互助等為核心的鄉村文化價值觀具有強大的凝聚力和道德教化功能成為建設文明鄉風的精神支柱。改革開放41年來扶貧開發已然成為新的經濟增長點但随之而來的鄉村文化基因卻面臨傳承發展困境。近年來全國各地正在全面開展移風易俗專項治理工作并已取得了階段性成效。然而在許多鄉村尤其是貧困鄉村封建迷信黃賭毒好逸惡勞精神冷漠互相攀比等問題仍然比較突出。這些不健康的文化生态精神面貌或不良社會風氣嚴重影響家庭和睦村民團結幹群和諧以及經濟與文化的協調發展。

鄉村文化扶貧是鄉村振興的重要路徑也是重塑文明鄉風的重要抓手。通過民俗節慶活動的開展體育健身賽事的舉辦家風家訓的傳承文化知識的普及等做法大力弘揚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推動形成重倫理守和睦固勤儉扶幼弱揚正氣樹科學的文化素養倡文明的良好風氣有利于鄉村社會營造積極向上向善攜手脫貧緻富的健康态勢。


(三)鄉村文化扶貧是促進扶貧與扶志扶智相結合的内在動力

一個人的謀生手段和生存能力是其個體内在文化素養體系的外在表現[1]。因為文化是意識形态不僅啟迪心智豐富精神文化生活還能創造物質财富。貧困地區之所以貧困或出現“今日脫貧明日返貧”的現象究其原因除了自然地理以及曆史條件制約之外最根本的是人文因素即民衆的精神信念技能智能等綜合文化素養不高文化活動文化産業等貧瘠。習近平總書記曾指出“‘擺脫貧困’……其意義首先在于擺脫意識和思路的‘貧困’隻有首先擺脫了我們頭腦中的‘貧困’才能使我們所主管的區域‘擺脫貧困’才能使我們整個國家和民族‘擺脫貧困’走上繁榮富裕之路。”[11](P216)

鄉村文化扶貧重在“扶人”通過文化教育科學普及技能培訓思想道德建設公共文化活動文化産業發展等手段以文化人以文開智以文緻富。具體來看預期達到以下兩種成效思想觀念上激勵貧困群衆自強自立埋頭苦幹勤勞節儉奮發有為的精神面貌提升其扶貧攻堅的志向勇氣和信心激發脫貧緻富的内生動力智能技能上提升貧困群衆科學生産的知識技能市場運作的管理能力文化産業的運營能力等。鄉村文化扶貧是促進扶貧與扶志扶智相結合的内在動力也是阻斷貧困代際傳遞的精神路徑。

協調發展理念下鄉村文化扶貧的現實困境———以福建省為例

福建位于東南沿海優越的地理條件豐富的文化資源明顯的生态優勢以及優良的革命傳統等使其發展持續呈現生機活力。但受曆史條件區位狀況以及經濟基礎等方面的制約2012年福建省确定23個縣處于省級貧困線以下。1這些縣大多文化資源和曆史底蘊深厚且均位于老區山區或少數民族地區。在文化扶貧工作中這些貧困縣正面臨文化資源的保護與開發文化産品和服務的需求與供給文化扶貧的對象與主體文化事業與文化産業發展之間的矛盾或困境。2014年11月習近平總書記在福建調研時強調“決不能讓一個蘇區老區掉隊。”[12]福建這些貧困鄉村如何構築“文化之魂”培肥“文化之力”是實現精準脫貧促進鄉村全面振興的重中之重。

(一)文化扶貧的資源豐富但保護整合力度不夠

福建是一個文化資源大省種類頗豐。閩南文化媽祖文化船政文化朱子文化客家文化畲族文化等都極具地方特色在鄉村民間存留的民居文化方言文化節慶文化鄉賢文化工匠文化等也展示了福建的獨特魅力。福建23個省級扶貧開發工作重點縣約占全省陸地面積的35.1%。根據住房和城鄉建設部國家文物局已公示的有關信息進行整理截至2019年1月福建23個省級貧困縣中入選為7批次中國曆史文化名村[13]7批次中國曆史文化名鎮[13]4批次中國傳統村落[14]的村落數量分别占全省入圍總數的42.1%36.84%34.93%(見表1)。這些曆史文化名村名鎮是中國傳統文化的曆史見證及活态載體。可見福建許多貧困村鎮并非沒有文化事實上一些貧困村鎮的文化生态保存得還比較完整和純正。

1 福建省級扶貧開發工作重點縣中中國曆史文化名村名鎮與中國傳統村落的數量和占比情況


資料來源中華人民共和國住房和城鄉建設部官網

然而福建貧困地區在文化資源的保護和開發方面還不協調如何将這些零散原生态的文化資源傳承好并整合成系統有活力的經濟優勢并在扶貧攻堅中發揮作用還面臨很大困難。首先少數民族文化遺産流失嚴重。福建是少數民族散居省份且大多數少數民族鄉村地處偏遠山區經濟基礎較差自我造血能力不足獨特的曆史文化和秀美的自然風光讓人癡迷但文化遺産流失令人擔憂。畲族是福建人口數量最大的少數民族散落在閩西閩東等地的畲族村落正在圍繞民族文化這個“金招牌”保護和利用相結合發展旅遊和文創業。但部分村寨中畲族文化隻是“印在牆上陳在櫃中[15]生産生活中應用不多使用畲語掌握畲族習俗做畲族服裝的裁縫等越來越少搶救傳承畲族文化迫在眉睫。其次革命文化優勢的統籌規劃和整合力度還需要加強。福建是著名的革命老區擁有中央蘇區縣52個革命遺址遺迹2683處位居全國前列。這些見證紅色曆史的文化遺址以及體現偉大民族精神的蘇區精神和長征精神是福建的文化名片但如何将紅色文化與曆史文化客家文化生态文化等資源要素進行整合最大化地發揮紅色文化的功能和效益是目前亟待解決的問題。

(二)文化訴求不斷增長但供給針對性不強

人們對于精神文化生活的訴求從不會因為物質條件惡劣而抛棄。福建省統計局統計年鑒的數據表明福建農村居民人均教育文化娛樂消費支出從2010年的462.17元[16]增長到2017年的1174.58元[17]增長2.54倍福建城鎮居民人均教育文化娛樂消費支出從2010年的1786元[16]增長到2017年的2483.46元[17]增長1.39倍。可見福建農村居民人均教育文化娛樂消費增加迅猛但與城鎮居民相比仍有較大差距。另據統計數據表明福建貧困地區因病因殘緻貧超過60%因學缺技術缺動力等緻貧超過20%[18]。本課題組調查也顯示貧困群衆的精神文化訴求不僅緩慢增長而且立體多層次但對于醫療衛生知識法律知識生産技術技能農産品信息等方面的訴求最為迫切。因此文化扶貧不僅必要而且要“對症下藥”才能達到精準的效果。

然而目前福建鄉村文化扶貧的供給與需求還不協調。主要表現為文化扶貧的針對性不強效能不高扶貧的内容和形式還需要進一步滿足文化群衆的需求。雖然近年來國家和地方政府堅持文化投入重心下移農家書屋或文化場館不斷出現但貧困地區文化設施不足文化物資配備不齊的情況并未根本改變。因為政府主導扶貧民衆需求調查不深入或者缺乏有效的反饋機制提供的文化産品和服務與需求吻合度不夠。據調查政府文化下鄉的主要形式是送電影形式較為單一而且題材和内容要麼過于陳舊要麼看不懂。而針對留守村民(老人婦女小孩以及病人殘疾人等居多)所喜愛或需求的文化科技知識醫療衛生知識地方戲體育健身器材等内容供給不足。目前福建省數字圖書館虛拟網絡基本完成公共數字文化資源日益豐富但地處偏遠老區山區的貧困鄉村無法共享資源。因此文化扶貧要“适銷對路”這是發揮文化扶貧的教化作用和導向功能必須解決的問題。

(三)群衆參與的意識提高但社會力量常态化支撐不足

社會力量和鄉村群衆自發自覺地參與文化建設不僅使鄉村文化扶貧更接地氣更富有人情味還為鄉村文化扶貧提供了内在動力和可持續化保障。據課題組調查近年來福建貧困地區群衆保護老祖宗遺産的意識逐漸提高逐步由文化“看客”變成“主角”一些貧困鄉村還依托特色民間工藝民間戲劇和民族體育等非物質文化遺産開展學習傳承活動湧現出許多業餘文藝團隊以及活動品牌寓教于樂倡樹文明新風。位于福建省級貧困縣永泰縣的嵩口鎮尊重和維護“原住民”的主體作用和利益訴求創新群衆共建共管共享機制努力把古鎮保護開發做成一台政府社會群衆的“大合唱”不斷活化靜态沉寂的文化遺産使這一中國曆史文化名鎮呈現“自然衣傳統魂現代骨”風貌。

但從總體上看鄉村文化扶貧中社會力量常态化支持不夠文化能人不足與群衆參與度提高還不匹配。黨的十九大報告在闡述堅決打赢脫貧攻堅戰時強調“要動員全黨全國全社會力量”“堅持大扶貧格局。”[19]但經過調查發現貧困鄉村主要的文化設施基本的公共文化産品甚至文化服務内容上政府基本是唯一的提供主體鮮見社會力量的身影。從基層公共文化人才隊伍來看規模小人員少業務能力弱一直是困擾貧困地區公共文化發展的短闆。據調查閩中某貧困縣共16個文化站除了2個鄉鎮分别配備2—3個專業人員之外其他14個鄉鎮均為1名編制内工作人員且在崗人員老化一人兼多職辦事效率不高。因此如何進一步調動民間社會組織企業高校文藝院團等社會力量及文化能人的協同發力是堅持大扶貧格局的必然要求。

(四)文化 扶貧模式初顯但文化産業發展不均衡

文化扶貧不僅能夠育民勵民還能夠惠民富民。因此文化扶貧不僅需要實現文化事業的繁榮還需要加大力度促進文化産業的壯大。據調查近年來福建一些貧困地區立足于豐富的革命文化資源(紅色)生态文化資源(綠色)海洋文化資源(藍色)優勢正在探索“文化 旅遊”“文化 人居”“文化 互聯網”“文化 農業”等扶貧發展模式保護并提升了地方特色文化内涵增加貧困人口的經濟收入初顯了文化 扶貧模式。“文化 ”的“ ”是文化的植入融合滲透主導核心是賦予事物活的文化内核文化屬性文化精神文化活力文化形态和文化價值為事物植入文化的DNA。[20]文化 扶貧能最大限度地發揮文化的精神動能經濟引擎和現實擔當。如福建省級扶貧工作重點縣屏南縣依托其秀麗山水衆多留存相對完好的古村落特色的藥膳文化以及民俗文化等資源近年來探索“黨委政府 藝術家 村民 古村落 互聯網”的文創扶貧模式。最具代表性的是位于雙溪古鎮安泰藝術城集藝術教育學術交流文創體驗及文化旅遊等為一體[21]2015年創辦以來吸引國内外學員2萬餘人前來培訓帶動貧困戶500多人殘疾人150多人創收學員作品通過自媒體和電商等渠道銷售現已累計賣出畫作6000多幅總值500多萬元[22]對于當地農民脫貧緻富和經濟社會的跨越式發展起到了較大的助推作用。

然而福建文化産業發展水平總體不高各個區域發展也不均衡。2016年文化産業增加值占全省GDP的比重為4.1%與同期全國平均水平的占比持平目前福建文化産業還未成為支柱産業。另據福建省統計局數據表明2016年莆田廈門泉州福州4個沿海地級市的文化産業增加值占全省的比重為77.5%而這4個市中省級扶貧開發工作縣的數量占全省的4.3%。但位于閩西閩北閩東閩中老區山區的地區市如龍岩南平甯德三明等4地市的文化産業增加值僅占全省的14.2%而這4個市共分布了19個省級扶貧開發工作重點縣占比82.6%(見表2)。[23]貧困地區雖擁有豐富的曆史文化資源但因其經濟基礎薄弱位處偏遠或山區投資成本高再加上專業人才欠缺經驗匮乏市場運作經驗不足文化項目少尤其缺乏文化龍頭企業文化産業優勢不明顯。


2 2016年福建一些設區市文化産業增加值GDP比重及省級扶貧開發工作重點縣數量



協調發展理念下鄉村文化扶貧的路徑選擇

協調發展必須正确處理好發展中所觸及的各種重大關系找出發展短闆并花力氣補齊。針對鄉村文化扶貧的現實困境必須堅持協調發展理念實現文化遺産的保護與開發并舉政府社會與民間三位一體文化事業和文化産業協同并進城鄉山海合作以期促進扶貧與扶志扶智相結合。

(一)文化遺産的保護與開發并舉提高鄉村文化扶貧的精準度

文化遺産的保護開發是鄉村文化扶貧的基礎和前提。文化遺産要有生命力必須具有時代的穿透力以緻傳承至今被時代和人民需要。同樣鄉村文化扶貧要發揮育民惠民富民作用也必須落到貧困群衆的需要上才能因地制宜。因此必須實現文化遺産的保護與開發同時并舉解決文化扶貧中供需不協調的問題提高鄉村文化扶貧的精準度滿足民衆和時代的需求。

首先保護挖掘整合地方特色文化遺産。對貧困地區的文化遺産進行全面普查整理文化古籍和重要文獻尤其加大對鄉土特色文化的挖掘和搶救收集能夠體現鄉村記憶的物品留住原始風貌和景觀資源。把固态的文化設施如傳統的鄉鎮文化站村文化活動室與文化廣電新聞出版科技黨員教育等各類文化資源綜合起來形成公共文化機構資源和服務集合效應加強數據庫建設為貧困群衆提供更方便更豐富的服務。

其次針對群衆文化需求推出菜單式的文化服務。鄉村文化扶貧中地方政府文化工作者需要從供給側入手建立群衆文化需求征詢的長效機制。先對貧困群衆的文化需求“把脈問診”找準他們的内心需求将文化扶貧和保障百姓的基本文化權益結合起來依托地方文化遺産創作宣傳有筋骨有道德有溫度并且喜聞樂見的文化作品推出“菜單式”文化服務。

(二)政府社會與民間三位一體培育鄉村文化扶貧的人才隊伍

調動人的積極性始終是扶貧開發要解決的關鍵問題。鄉村文化能人文化工作者以及文化志願者等是文化扶貧的領頭羊但勞動力流失以及文化人才匮乏一直是鄉村文化扶貧的短闆和瓶頸。要解決鄉村文化人才培養問題必須改變政府或文化部門單打獨鬥的做法需要政府和社會民間各方協同發力“輸血”與“造血”相結合培育出一支懂文化愛農村愛農民的基層文化扶貧的人才隊伍。

首先政府加大力度培育本土文化傳承人。挖掘整合鄉土文化能人以及少數民族民間文化繼承人提高傳統手工藝人與非遺從業者的社會地位及資金項目支助積極搭建平台留住本土文化能人。設立專項保障資金制定科學培訓方案精細遴選傳習範圍依托國家級省級市級的音樂舞蹈戲劇美術技藝民俗等類别的非遺項目平台培育非遺傳承人。

其次扶持民間群衆文藝院團的發展和文化骨幹的培訓。依托文化廣場農家書屋等鄉村文化場所組織成立各類文化活動團體和組織鼓勵群衆參加各種興趣團隊推動各類鄉鎮文藝團隊擴大數量提升質量。加大培訓建立鄉土文化骨幹培訓網絡。組織省縣各級專業技術人員深入貧困村鎮開展分期分批輔導培訓進行結對幫扶提高鄉村文藝骨幹的文化知識水平和才藝技能。

再次加強文化扶貧的志願者隊伍建設。建立健全文化志願者的選拔管理以及激勵機制。注重發揮大學生志願者的作用激勵志願者以實際行動踐行科技文化支農的理念。鼓勵藝術家企業家教師退伍軍人社會賢達華僑歸僑等新鄉賢參與文化扶貧發揮新鄉賢的道德感召力以及聯系故土維系鄉情的精神紐帶作用引導群衆見賢思齊見德思義鼓勵貧困群衆組織并參與地方民俗活動及公共文化活動弘揚中華傳統文化和傳統美德。

(三)文化事業與文化産業協同并進實現文化鑄魂與文化富民

文化事業和文化産業的協同發展是鄉村文化扶貧的兩個支柱。文化事業扶貧重在提供公共文化産品和服務旨在轉變思想和提升人口整體素質文化産業扶貧主要在于通過文化資源的挖掘及與相關産業的融合開發實現文化遺産的活化促進文化與經濟有機結合将文化軟實力轉化為文化生态涵養發展的長久之計。因此必須推動文化事業和文化産業的協同并進在促進文化鑄魂的同時實現文化富民實現文化與經濟的協調發展。

首先推動公共文化扶貧以實現文化鑄魂。文化陣地建設是公共文化扶貧的基礎必須在健全文化設施的同時保障圖書報刊以及其他文化物資的常态化供應和管理。舉辦道德法律“大講堂”等主題教育活動和“最美”系列評選表彰活動弘揚踐行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以“流動文化車”等為載體開展文化科技衛生“三下鄉”等活動。利用傳統節日重大紀念日以及農閑時節組織開展民俗文化活動舉辦文藝展演文體賽事等。通過文化設施建設文化鑄魂的同時實現惠民樂民滿足貧困群衆基本文化需求。

其次鄉村特色文化資源融入相關産業以實現富民。堅持特色化差異化原則依托福建地方特色文化資源打造一批特點鮮明優勢突出帶動力強的文化産業基地園區或者特色文化示範鄉鎮示範村留住文化鄉愁。圍繞農業觀光休閑度假養生康健拓展體驗科普教育等不同主題把文化元素與科技旅遊業農業物流酒店服務業等産業配合打造“文化 旅遊 扶貧”的“鄉村遊”項目品牌。借助農村文化産品電子商務平台的開發和運用形成并推廣一批融合當地元素順應消費市場具有較強影響力的系列文化産品。文化融入相關産業既可以實現對地方特色文化的傳承保護還能拓寬脫貧緻富門路讓貧困群衆切實感受到文化也是一種生産力。

(四)山海協作建立健全長效的保障機制和考核機制

運用文化的力量和手段進行扶貧其作用的呈現常常具有隐蔽性和延時性。貧困地區大多地處山區文化資源富有但文化生活貧乏交通及經濟發展滞後因此應發揮沿海優越的區位條件相對發達的人才和經濟優勢開展山海協作構建長效的文化扶貧保障機制和考核機制實現山海協調發展。

首先開發文化扶貧互利共赢幫扶模式。深入挖掘“山海”文化資源針對文化資源差異加強山區的紅色文化民族民間文化資源與海洋文化的整合實現優勢互補鼓勵沿海各類社會力量合力幫扶為貧困群衆提供技術産業資金項目等方面支持。推動山海之間的文化基礎設施文化産品服務和文化産業園區等方面的共建打響紅綠藍文化品牌。

其次建立健全鄉村文化扶貧長效保障機制和考核機制。形成省鄉鎮四級聯動跨地區跨部門協同協作分工負責權責明确的工作機制保證文化扶貧活動的有序性和經常性。“互聯網 文化”的新型模式将是新時期實施文化扶貧的有效手段。[24]因此健全文化扶貧資金投入長效機制加強貧困鄉村公共文化設施和公共文化數據庫建設整合各類文化資源建立一套行之有效的運行機制滿足貧困群衆的精神文化需求。建立健全科學的考核機制和嚴格的獎懲機制考核文化建設的投入活動及設備情況等考察文化扶貧給農民生産生活精神面貌知識技能等方面帶來的改變及成效并予以獎懲确保文化扶貧精準到位。


參考文獻

[1]趙迎芳.當代中國文化扶貧存在的問題與對策[J].理論學刊2017(5).

[2]化秀玲.高校圖書館文化精準扶貧路徑探析[J].圖書館工作研究2018(5).

[3]侯雪婷楊志萍陸穎.省級公共圖書館文化精準扶貧現狀及問題研究[J].圖書館2017(10).

[4]陸和建塗新宇張晗.我國農家書屋開展文化精準扶貧對策探析[J].圖書情報知識2018(3).

[5]王勝利謝露.“互聯網 ”助力文化扶貧[J].人民論壇2017(1).

[6]張欣.少數民族地區文化扶貧中的政府作為[J].理論探索2013(6).

[7]胡銘焓.基于社會協同的圖書館文化扶貧研究[J].圖書館工作研究2018(5).

[8]王露.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文化視阈下貴州文化旅遊創新區的建立——以貴州鄉村旅遊扶貧為例[J].安徽農業科學2013(36).

[9]蔣萍.旅遊扶貧與少數民族文化主體性保護——以廣西壯族自治區鄉村旅遊與旅遊扶貧為例[J].社會科學家2016(10).

[10]孫喜英.時代境遇變遷中鄉土文化的規約與走向[J].河南師範大學學報(哲學社會科學版)2017(5).

[11]習近平.擺脫貧困[M].福州海峽出版發行集團福建人民出版社1992.

[12]習近平.全面深化改革全面推進依法治國為全面建成小康社會提供動力和保障[N].人民日報2014-11-03.

[13]住房和城鄉建設部.住房和城鄉建設部國家文物局關于公布第七批中國曆史文化名鎮名村的通知[EB/OL].http//www.mohurd.gov.cn/wjfb/201901/t20190130_239368.html2019-01-21.

[14]住房和城鄉建設部.住房城鄉建設部等部門關于公布第四批列入中國傳統村落名錄的村落名單的通知[EB/OL].http//www.mohurd.gov.cn/wjfb/201612/t20161222_230060.html2016-12-09.

[15]劉亢項開來郭圻.精準扶貧“決勝”全面小康[J].瞭望2015(47).

[16]福建省統計局.福建統計年鑒(2011)[EB/OL].http//tjj.fujian.gov.cn/tongjinianjian/dz2011/index-cn.htm2011-08-10.

[17]福建省統計局.福建統計年鑒(2018)[EB/OL].http//tjj.fujian.gov.cn/tongjinianjian/dz2018/index-cn.htm2018-08-27.

[18]董欣黃藝茹弓坤等.福建省貧困地區貧困現狀與緻貧因素分析[J].台灣農業探究2018(4).

[19]決勝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奪取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偉大勝利——習近平同志代表第十八屆中央委員會向大會作的報告摘登[N].光明日報2017-10-19.

[20]郭永輝.“文化 ”與文化産業崛起[J].紅旗文稿2015(22).

[21]人民論壇專題調研組.精準扶貧與精準脫貧的福建經驗[J].人民論壇2017(18).

[22]劉玲玲.久久為功擺脫貧困——看甯德扶貧一張藍圖繪到底[N].人民日報2018-06-03.

[23]福建省統計局.改革推動文化産業穩步發展——改革開放40年福建發展成就系列分析之五[EB/OL].http//tjj.fujian.gov.cn/ztzl/ggkf40/201808/t20180820_4370130.htm2018-08-20.

[24]饒蕊耿達.文化扶貧的内涵困境與進路[J].圖書館2017(10).


 

12018年12月18日中共福建省委辦公廳福建省政府辦公廳發布公告指出同意永泰泰甯光澤長汀霞浦等5縣2017年度退出省級扶貧開發工作重點縣。但重點縣退出後2020年脫貧攻堅期内原有扶貧政策将保持不變支持力度不減确保穩定脫貧。因此本文的統計數據仍然以23個省級貧困縣的相關指标為依據。詳見張輝.永泰泰甯光澤長汀霞浦5縣實現脫貧摘帽[N].福建日報2018-12-20。

    http://m.juhua534688.cn|http://wap.juhua534688.cn|http://www.juhua534688.cn||http://juhua534688.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