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 中農成果 > 中農研究

莫讓黨員幹部成為鄉村振興的“短闆” ——基于全國31省212村403位農村黨員幹部的調查

作者:徐娅楠 任 路等  責任編輯:王晨輝  信息來源:中國農村研究院  發布時間:2019-07-03  浏覽次數: 1256

黨的十九大報告提出實施鄉村振興戰略,将人才振興作為鄉村振興的重要抓手,作為農村人才振興的重要一環,當前農村黨員幹部隊伍建設存在不均衡的趨勢和特點,具體來說,其存在青老結構失序、能力大小失調、收入水平失衡等諸多問題。為此,課題組建議:引導提質,使青老農村黨員幹部“同協作”;教育賦能,讓高質低能農村黨員幹部“共進步”;挖潛創新,令多元鄉村治理主體“齊發力”,充分發揮農村黨員幹部在鄉村振興中的作用。

2018年中央“一号文件”提出要實施鄉村振興戰略,且明确指出鄉村振興的關鍵在于人才振興。農村黨員幹部隊伍建設作為人才振興中的重要一環,對推進鄉村振興工作至關重要。那麼,當下農村黨員幹部隊伍建設呈現何種趨勢及特點呢?2017年華中師範大學中國農村研究院依托“百村觀察”平台,對全國31個省212個村的403位農村黨員幹部以“農村黨員幹部發展狀況”為題進行了專項調查。調查發現,農村黨員幹部作為鄉村振興戰略的有力實踐者,其隊伍結構呈現出如下特征:年齡結構失序、文化程度失調、收入水平失衡。為克服上述困境,推進鄉村人才振興,必須注重引導提質,做好教育賦能,鼓勵挖潛創新,使農村黨員幹部和其他治理主體能夠同協作、共進步、齊發力。

一、當前農村黨員幹部隊伍建設的趨勢與特點

俗話說“群衆看黨員,黨員看幹部”。農村黨員幹部作為農村發展中的“關鍵少數”,農村黨員幹部隊伍建設影響着鄉村振興工作。那麼,當前農村黨員幹部現實狀況如何?

(一)看年齡:青老結構失序,老齡農村黨員幹部成主力

在403個農村黨員幹部中,其年齡均值為54.65,中位數為54,相較于2013年的51.66和51均有明顯提升。進一步分析農村黨員幹部的年齡分組發現,30歲以下的占比為0.99%,40歲及以上的占比為93.79%。其中,50歲及以上的占比為66.99%,同比高出2013年7.48個百分點。

在北方某省鄉鎮,全鎮28名村支書中50歲以上的就有24人,40歲以下的村支書數量為0。山東東平的一位農村黨員幹部也透露,在其所處的黨支部中,60歲及以上的老齡農村黨員幹部占比達50%以上,且絕大多數的村莊事務由老幹部負責,被群衆戲稱為“老幹部治村”。不可忽視的是,老齡農村黨員幹部因學習能力變弱等客觀因素導緻其先鋒模範作用發揮受阻,并且嚴重影響了黨在基層執政能力的提升。

(二)看教育:能力大小失調,低質農村黨員幹部任主角

根據調查數據,處于小學、初中、高中、大專及以上教育水平的農村黨員幹部占比依次為11.17%、42.18%、35.73%和10.17%,另有0.74%的農村黨員幹部為文盲。雖然相較于2013年而言,大專及以上文化程度的農村黨員幹部占比增加了2.36個百分點,但完成九年義務教育的占比卻同比下滑6.47個百分點,農村黨員幹部的教育狀況依舊堪憂。

與此同時,考察農村黨員幹部參與村民會議或村民代表大會狀況之間的關系發現,大專及以上教育水平的農村黨員幹部經常參與的比重最高,為82.50%;小學教育水平的比重最低,為46.67%,二者之間相差35.83個百分點。此外,由于農村黨員幹部的整體教育水平偏低,導緻其工作方法與思維模式因循守舊,缺乏競争意識與開拓精神,遠不能适應新時代鄉村振興工作的需求。

(三)看收入:水平高低失衡,中産農村黨員幹部占主流

農村黨員幹部收入水平不高,具體來說,中等家庭收入的農村黨員幹部占比最高,為60.30%;高家庭收入的農村黨員幹部占比次之,占比均為19.85%,與外出務工的農民家庭相比,留村工作的黨員幹部家庭收入偏低,影響了黨員幹部工作的穩定性。

此外,在鄉村振興的大背景下,農村黨員幹部所面臨的收益機會與向上流動之間的矛盾愈發突出,其極易成為“微腐敗”高發人群。農村黨員幹部一旦開始利用手中“微權力”謀取私利,最終損害的不僅是基層政治生态,更是人民群衆的切身利益。據統計,僅2017年廣東省各級紀檢監察機關就已查處農村基層黨員幹部違紀問題1.58萬件,給予紀律處分1.46萬人,移送司法機關372人。

二、增強農村黨員幹部隊伍建設的幾點建議

為進一步增強農村黨員幹部隊伍建設,課題組建議從引導提質、教育賦能、挖潛創新三方面入手,助推農村黨員幹部隊伍建設邁向新征程。

(一)引導提質,使青老農村黨員幹部“同協作”

優化農村黨員幹部年齡結構,是增強農村基層黨組織戰鬥力的重要舉措,也是進行鄉村振興的題中之意。一方面,吸收優秀青年黨員入班子。農村黨支部在選舉黨員幹部時應堅持擇優原則,對于有一技之長或者能夠帶領村民發家緻富的青年黨員,應優先考慮引導其加入班子。努力吸收一批80、90後的青年黨員,切實解決農村黨員幹部隊伍老化、青黃不接等問題,改善農村黨員幹部的年齡結構。另一方面,鼓勵老年黨員幹部供餘熱。在做好老年黨員幹部退居二線工作的同時,也要密切關注其思想動态,對有熱情、有餘力的老年農村黨員幹部,要做好思想動員工作,積極鼓勵其繼續為組織建設、村莊發展、鄉村治理等貢獻智慧,開創青老農村黨員幹部共謀鄉村振興的良好局面。

(二)教育賦能,讓高質低能農村黨員幹部“共進步”

要想發揮農村黨員幹部在鄉村振興中的先鋒模範作用,提升其治理能力是關鍵。首先,嚴把文化準入關口,提高新發展黨員幹部質量。在順應社會發展的前提下,适當提高優秀農村黨員進入村黨委班子的文化要求,從根源解決農村黨員幹部文化水平不高難題。其次,加大主題培訓力度,提升已有老黨員幹部素質。借助主題教育實踐活動,廣泛聽取農村黨員幹部對教育培訓的意見與建議,實施“菜單式培訓”,确保對農村老年黨員幹部的培訓工作落到實處。再次,做好廉政教育建設,樹立中産黨員幹部好作風。可根據實際需求開展黨風廉政建設宣傳教育月活動,通過學廉政法規、講廉政黨課、辦貪腐展覽等方式,築牢中産農村黨員幹部的反腐與法紀防線,最終促使其養成不敢腐、不能腐、不願腐的良好作風。

(三)挖潛創新,促多元鄉村治理主體“齊發力”

鄉村振興,治理有效是基礎。基于法治的多元主體共同治理是推進治理有效的重要方面,多元共治既可以實現資源互通,也可展現專業互補便利。在鄉村振興中,要想實現多元共治,必須做到以下幾點:一是挖掘傳統基層治理智慧。注重引入在外學習和工作的大學生、技術骨幹與退休幹部等人才資源,培育富有地方特色的新鄉賢文化,積極引導外流返鄉人才和鄉賢在鄉村治理中發揮作用。二是大力發展農村社會組織。除重視共青團、婦聯等準政治類的組織以及經濟合作社等經濟類的組織外,還要關注民事調解、公共衛生等“草根性”的社會組織。三是激活普通農民治理熱情。将農民視作鄉村治理的主體,尊重農民意願、照顧農民利益,讓農民在政治參與中鍛煉治理能力與水平,最終實現振興鄉村的終極目标。

    http://m.juhua534688.cn|http://wap.juhua534688.cn|http://www.juhua534688.cn||http://juhua534688.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