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 農村研究 > 農村史料

鄉村控制:蕭公權對帝制中國晚期社會的探究

作者:吳 震  責任編輯:王晨輝  信息來源:《雲南大學學報(社會科學版)》2012年第5期  發布時間:2019-07-08  浏覽次數: 683

【内容提要】本文利用日本所藏的海内孤本《雲起集》這一珍貴文獻,對幾乎被當今學界所遺忘的17世紀初福建鄉紳顔茂猷作一個案探讨。文章具體分析了他所發起的雲起社及其五大分會的組織結構以及會規會約等内容,指出顔茂猷努力在社會基層組織雲起社來推動勸善活動,力圖使個人的道德行善得以組織化、系統化,進而化為一場鄉村社會運動,其目标不僅在于實現自我改善,更在于重建鄉村秩序,而在顔茂猷看來,這兩項工作不僅是個人應當自覺努力的方向,而且同時也是一項共同的社會事業。

【關鍵詞】顔茂猷;雲起社;勸善;善人


晚明社會進入到17世紀初天啟、崇祯的年代,由于國家機器出現了種種問題,明朝滅亡似乎已是命中注定。然而,在社會知識界,以士紳為代表的知識分子卻仍然在思考着采用什麼手段或方法可以使得社會不至于完全失序,筆者此前通過考察明末以降以《功過格》、《感應篇》等善書著述為主要載體的勸善運動的演變過程及其思想内涵,發現不少地方的晚明士紳正努力借助于善書文化或勸善活動來維系社會人心以及鄉村秩序。[1]本文将要考察的以雲起社這一民間社團為組織形式的17世紀福建鄉紳的勸善活動,可以為我們重新審視和了解16世紀”①中國社會的思想、道德、文化之特質提供一個很好的案例。

“雲起社”的組織者是福建鄉紳顔茂猷。顔茂猷(1578-1637)字壯其,又字光衷,号完璧居士,福建漳州府平和縣人,進士出身,但其成為進士已是他去世前三年之事,他的一生基本上是作為鄉紳”②度過的,他早年便以鄉紳身份在家鄉組織雲起社來推動勸善運動,時間約在天啟四年(1624),也就是其中舉人以後的一段時期。這個組織既重視學問切磋,更強調行善實踐,目的在于培養善人,它要求會員按照《功過格》實行遷善改過的道德實踐,努力成為善人。

雲起社是一個地方性的講會組織,其活動範圍大緻不出漳州府。它的設立有兩個目标,一是初級目标:改變地方風俗,興起一鄉善士;一是終極目标:由一鄉之善人,推向全國全社會,以使天下人都成善人。用顔茂猷的話說,就是由“一鄉之善”而“遠至一國,遠至天下”。③由此可說,顔茂猷的勸善思想既是一種道德學說,同時也是一種社會政治學說。他有一個基本設想:實現天下治平的終極理想須從個人的生活實際出發,落實在一人一鄉的道德行為及社會風俗的改善事業當中。這既是組織“雲起社”的緣由所在,同時也是“雲起社”将要擔當的使命。

關于“雲起社”的人數及其成員身份,據稱,有文獻可查的該社成員共37名,大多為地方鄉紳,其中進士出身者僅顔茂猷1人,舉人出身者3名。[4]P237)然而,目前已無法查考清楚37名成員的身份,因為在一般的史書以及方志中,幾乎找不到他們的任何信息。關于雲起社的活動情況、相關的規章制度以及顔茂猷在會中的講學語錄等,均見諸顔茂猷的著作《雲起集》第12冊《雲起會語》。由該《雲起會語》可見,雲起社有一套非常嚴密的組織結構,在總社之下,設有五個分會,分别是:樹品會、經濟會、修真會、善緣會、博雅會。顔茂猷似是總社社長,各分會另設有會長,由當地的地方名士來擔任。

《雲起會語》卷首有一篇簡目,内分七個部分:一、樹品會語錄,二、經濟會語,三、博雅會語錄,四、善緣會語錄,五、會日講問錄,六、諸君贊語,七、選訂諸友課錄(未行)。但這一簡目與書中内容有些出入,其中缺了真修會語錄。以下,我們就雲起社的組織結構、思想宗旨及其各分會的活動内容等問題作一初步考察,以使我們了解作為一介鄉紳的顔茂猷是如何努力将勸善思想在社會基層加以推廣,并力圖将行善實踐化為一場社會運動的。

上篇 雲起社的組織結構

關于“雲起社”活動的确切起訖年代,目前隻能知其大概而難以确考。酒井忠夫指出,雲起社大約創立于顔茂猷天啟四年中舉人之時,此說大緻不錯;他又說結束于崇祯七年中進士之前,④這一說法有點含混。另據記載,《雲起會語》刊刻于崇祯五年,⑤該書記錄了崇祯五年之前的雲起社的主要活動,但由于顔茂猷及第進士後,直至逝世為止的那段生活(包括仕途生活),曆史記載幾乎一片空白,故難以斷言雲起社終結于崇祯七年之前。根據目前所掌握的資料來看,可以确定的是,它的輝煌時期隻有三年,亦即天啟四年至六年。

就《雲起會語》來看,其中多次提到的紀年是丙寅(天啟六年),而顔茂猷在《重饬樹品要言》中說道:猷不才,自反多過,幸諸君不棄,交相勵翼,近已二年,尚恐悠忽。今猷又有公交車之行,敬以此事推石丈老。”⑦這是說,雲起社成立已有兩年,而顔茂猷将有赴京之行,故将社中諸事委托石丈老(按,即陳朋石)主持。根據顔茂猷天啟四年中舉人,兩年後赴京,則正好是上面提到的丁卯年。據此可說,雲起社的主要活動時期應當是天啟四年至六年之間,而《雲起會語》記錄的主要内容則是這一期間的活動情況。

現在,我們來大緻了解一下雲起社的組織情況。《雲起會語》卷首有顔茂猷的一篇“引文”(中缺一頁),其中對雲起社之下分設五個分會的緣由作了大緻的說明:道固惟一,而禀習不同,志願亦異。因略分為五會,以盡豪傑之襟期,以集遍地之精華,所樂實修實證,不貴浮名浮氣。高明之士,勿鄙夷是幸!顔茂猷謹志。”⑨這表明在雲起社内部設立五個分會的設想源自人人禀習不同,志願亦異的緣故。這個設想很切合實際。

那麼,偏處南方一隅的福建鄉紳顔茂猷何以如此熱衷于講會?顔茂猷在《求四方會友疏》中對于推動講會的緣由做了較為詳細的說明,原文甚長,大意是說:興起講會能使遠近四方、天南地北的“同志諸公”互相呼應,隻要天下豪傑抱有“公共此心,公共此事”的宏願,共同承擔起“彌天之擔”,那麼哪怕是在“深山窮谷”,也能成就一番“度人度世”的事業。⑩應當說,這是他成立雲起社的最終目的,也是他成立各分會的宗旨之所在。

接下來,我們将分别探讨雲起社下設的五個分會的組織形式及其主要特征。根據《雲起集》的記錄,雲起社的五個分會依次是:樹品會、經濟會、修真會、善緣會、博雅會。如果根據各會的會期設定來看,則其順序應當是:樹品會、修真會、經濟會、博雅會、善緣會。以下介紹的順序,依據《雲起集》的安排。

一、樹品會

該會的正式名稱很長:“求堅志樹品希聖希賢者為一會”,簡稱“樹品會”,立意是“樹立品格”,具體地說,就是成就儒家聖賢之“品格”。因此,“有半道半俗,以頭面媚世者不齒”,(11不齒意謂不許入會。關于該會的成立宗旨,顔茂猷說道:

吾侪讀孔孟書,識心性字,所學何事?陽尊其名,而陰叛其實,無異子之叛父,臣之叛君。且人生而得為男子,合下便有聖賢分量。舜何人也?為之則是。……蓋所以優遊忨愒、藏頭躲耳者,亦隻是物欲不能自割,制行不能自醇。恐惹物議,緻廢半途,所以姑示謙讓。不知此洩洩忨愒處,正是有自便私圖之心,雖行君子路上,終不得力。若敢曠然出脫,招同志人痛嚴刻責,立地便見俊偉。且有過相規,有善相翌,何愁純白不到?……

竊不自揣,求吾漳中有曠然立志,欲以聖賢自期,以道義禮法自處,并以維持世風者,此為第一等人、第一等事,殆當捧而拜之。奈若不相知,砥砺未由。乞先期于○○○○○(12)處報知,各書姓字于冊,并及名号,某官某裡某處居住,及某生庚,以便尋求記憶。定于日會面處,馔盒一個,談論片時,并酌《會規》,交修不怠。願同志者勿鄙猷為不足教,并勿以朋友一咲而止也。猷謹白。(有半道半俗,以頭面媚世者不齒)(13

這裡主要講了成立“樹品會”的原因。首先,顔茂猷強調指出:不僅是讀孔孟書、識心性字的知識分子,并且隻要是身為男子漢大丈夫,人人都可成為堯舜而不甘願成為一“鄉人”而已;接着顔茂猷指出,今世之人大多以“鄉人”自處,反而嘲笑那些立志成聖成賢的人,原因在于這些人擔心求道之艱難險阻,故而一味追求優遊玩樂;然在顔茂猷看來,求道其實是一件簡單的事情,隻要按照“有過相規,有善相翌”的方法去做即可,換言之,規過勸善便是成就聖賢的法寶。要之,在“樹品會”的說明當中,顔茂猷突出了一個重要觀點:須以儒家聖賢作為人生的最高品格。這裡的後半段文字很像是“入會表格”,要求将名号、籍貫、生辰、何時會面等信息詳細填寫清楚,以便日後“尋求記憶”,用今天的說法,便是一份“人事檔案”。以下各分會的說明也都有此一段文字。

另據顔茂猷所定《會約》及《訂會期》的規定,每會各立“會首”一名或數名,會期也互不重疊。“樹品會”的會首是陳朋石(諱琦),(14)定于每月初二日開會,會員可以随意招入,随意約束,但須以緊嚴立法為主。(15)在樹品會成立兩年之後,顔茂猷将有公交車之行,臨行之前,他召集了一次大會,将會中事務委托給陳朋石,希望該會日後能長久維持下去,他在《申饬樹品要言》中要求會中諸友要立定志向、樹立品格,并且共相振刷,尋向上去。而所謂樹品,其實也很簡單,隻要從孝弟倫理,以至衣冠言動的日常行為做起,做到按法而行,順理而止”,便可實現“家庭肅穆,鄉裡顧化”這一家庭與社會都能向好的方面發生轉化的雙重效果,所以說是“至易至常”的,如果由此再推而廣之,就能“達之天下”,使得全體國家和社會也能産生同樣的積極效應。(16

二、經濟會

該會全稱是“求實心經濟煉達世務為一會”,簡稱“經濟會”。關于該會的宗旨,顔茂猷說明道:

聖賢自合經濟而一之,然世有拓落豪雄以誠正為迂譚,而其精銳才氣,真足一瞬千裡。……請得同志共會,如守令、監司以上官方,各有體要,共相講求,以志其常。如河道、兵略、邊夷、紅夷、救荒、禦亂等,各商方略,以志其變。如知人善任,棕核駕馭,化一方,易一俗等,共相揚榷,以志其小。如天下大積重,待挽之勢,天下大吃緊,利害之原,各相維挽,以志其大。每期一事,各出所見,精者擇而行之于冊,可以緻用,可以傳世,不亦美乎!要當人人以萬世太平為期,以各立願力為标,聚相講也,出相繩也。其有窮而幹谒有司,達而阿附權貴者,必斥去之。謂其壞經濟之本耳。

同志之志,乞先期于○○○○○處,書姓名及某官某裡某生庚于冊,定○月○日會面,○○處,談論片時,酌立《會規》如前。猷謹白。(有放誕異志者,不齒)(17

這裡說“聖賢學問”即在“經濟”之中,而所謂“經濟”,按顔茂猷的理解,包括以下幾個方面:河道、兵略、邊夷、紅夷、救荒、禦亂等。這些問題不僅是晚明時代的經濟問題,而且也帶有一定的普遍性,幾乎是曆朝曆代都無法避免的具體問題。

關于如何解決上述這些問題,他提出了四點要求:“以志其常”、“以志其變”、“以志其小”、“以志其大”。首先,“以志其常”是指盡量要求“同志共會”,并邀請地方守令、監司與會,請他們來講授自己的切身體會;其次,“以志其變”則是要求每次聚會,必就河道、兵略等各種經濟問題中的“一事”展開具體讨論;再次,“以志其小”是指運用某種經濟觀點,來有效地治理某一個地方,以使一方得到教化而改善;第四,“以志其大”則是指對國家社會的“大積重”以及“大吃緊”的各種重大問題進行讨論,各抒己見;最後,作為會議記錄,擇其精彩之議論觀點錄入備案,以便“緻用”和“傳世”。更為重要的是,顔茂猷認為,經濟問題也就是天下萬世太平的問題,所以必須樹立起“以萬世太平為期”的宏大志願。

據《訂會期》的規定,經濟會的會首是趙連雲(諱宗成)、王近午,會期是每月十二日。顔茂猷還加上一句附言:此會甚稀,尚當旁招,希留神共振。18)這說明經濟會成員人數不多,大不如樹品會修真會。由此看來,從河道禦亂等各種具體的經濟、社會問題,雖說是關乎天下萬世之太平的大問題,然而,若從術有專攻的角度來看,對于這些問題的應對需要很強的專業性知識,光憑興趣愛好而無切實研究,那麼即便與會亦不會得到什麼收獲。可以想見,當時在顔茂猷的周圍,擅長經濟問題的專業人才是比較缺乏的。

另需說明的是,按“五會”的說明順序,“經濟會”在“樹品會”之後“修真會”之前,然按照各會“要言”的安排順序,則“修真會”在“經濟會”之前,這一安排應有顔茂猷之苦心。他在《申饬經濟會要言》中指出:“樹品則必實能安身立命,修真則必實能超生出死,經濟則必實有一條路頭。”(19)可見,顔茂猷是有基本考慮的,他是以各會的重要程度來安排各會次序的。隻是在現行的刻本中,經濟會被放在了修真會之前。

在《申饬經濟會要言》中,顔茂猷對“經濟會”何以設立的目的及其對此會的熱切期望作了進一步的闡發,大緻有三層意思。

首先,顔茂猷對“樹品”、“修真”、“經濟”三會作了一個比較,“樹品”與“修真”的目标分别是為了實現“安身立命”和“超生出死”,相對而言,“經濟會”隻是向人指明了一條實路。根據他的自述“前日已分數事”,所謂“實有一條路頭”,可以分别指:河道、兵略、邊夷、紅夷、救荒、禦亂等。各會員可以按照自己所長,專攻其一。要之,甯可專一而成其“小用”,也不要貪圖博濫,反而有害無益。

其次,顔茂猷強調“經濟”之學是大有作為的,将來不僅可以為朝廷出力,甚至可以“斡運皇社、扶世翊運”,即便不能成為朝中重臣,而作為一位地方官,也能成為一名“良吏”。所以,他要求“社中兄弟”不妨扪心自問:學了“經濟”以後,萬一成為掌控朝政的大臣,退一步說即使隻能成為地方官員,能不能成為“名臣”或“良臣”呢?抑或隻能成為庸庸碌碌的“具臣”呢?可見,在顔茂猷的内心有一宏願,他所倡導的“經濟會”不僅是為國家社會培養一般的有用人才,更是為了培養能直接為“朝家出力”的、掌控朝政、扭轉乾坤的重臣。這一設想十分遠大,而其可能性或許微乎其微,不過,在當時以科舉選拔官僚的社會制度之下,卻也不是完全沒有可能,顔茂猷少時“事之如兄”而在崇祯年間進入内閣的林釬就是一個很好的事例。

最後,顔茂猷作了一番自我反省。他說兩年來“經濟會”的收效甚微,會中諸友“面目如故”,無甚長進,當然其過錯“在猷”而不在諸位,究其原因,是因為雜事繁多,不能用功,具體而言,這是因為顔茂猷一身“兼統”五會,所以精神多有不濟所緻。現在,顔茂猷已将“經濟會”全權委托給趙連雲等人,其他諸友“夾而輔之”,希望能有根本上的改觀。(20

上述這段自述反映出一條信息,顔茂猷分設五會會首,而他自己則扮演着“兼統”五會的領袖角色,換言之,五會在“雲起社”之下統一運作,而顔茂猷自己俨然就是一位總領社務、運籌帷幄的“社長”。

三、修真會

該會全稱是“求實意修真為一會”,它在五會中非常特殊,也頗具特色。按上引《申饬經濟會要言》所述,該會的宗旨在于“超生出死”,這一目标關涉甚大,而且有一點宗教性的意味,也正由此,所以在五會中,該會人氣最盛。我們不妨來看一下顔茂猷關于此會宗旨的說明:

宇宙間惟此一事實,餘二則非真。生從何來,死從何去?而以弱喪忘歸之性命,輪回于苦樂塵緣之間,一忙到底,萬死不回,深可痛憫。間有有志之士,迫現此心,而悠悠忽忽,俗态侵人,于是事逐眼過老,向頭來依然黑漫漫地,寄命于閻羅,不能自脫。所賴同學先醒提其已經之路,鞭其願息之程,庶日新一日,損之又損,以有所就。……

請得同志之士,共講此大根本,勤而修之,必期了事。乞先期于○○○○○處,書姓字某官某裡某生庚于冊,俟定○月○日,聚談片響,酌定《會規》如前。猷謹白。(采戰燒煉不齒)(21

如果說“樹品會”的目标是要解決“安身立命”這一儒學問題,那麼,“修真會”則是要解決“生從何來,死從何去”的生死問題。在顔茂猷的理解中,佛道兩教更擅長談論這一生死問題,所以,他在這裡的使用語言已不免有幾分佛老氣息,諸如“輪回”、“苦樂”、“塵緣”、“閻羅”,等等。但在入會條件一欄中則明确表明:沉溺于道教的房中、黃金之術者應排斥在外,這顯示出其與某些方外之術還是要求劃清界限的。不過,與“樹品會”或“經濟會”相較,“修真會”的宗旨在于強調超脫輪回、塵緣、俗性、愛恨等一切世俗妄緣,最後實現“超生出死”的目标。

據《申饬修真會要言》記載,該會非常有人氣,會員人數達“數百人”,(22)與冷清的經濟會形成了鮮明對照。這從一個側面表明,在顔茂猷周圍,生死問題以及修煉問題是人們關注的一個焦點。事實上,在整個五會當中,修真會才是顔茂猷的金字招牌,因為顔茂猷早年就曾表示過,玄修問題無非就是超生出死之問題,可以說這一問題對于顔茂猷的生命曆程來說,無疑是具有重要意義的根本性問題。而會員人數所以會有如此之多,或許是由于受到顔茂猷的個人魅力所吸引的緣故。

據《訂會期》的記載,該會“會首”為黃九變(諱士權)、陳裕陽(諱謙亨),會期是每月初七日,定在樹品會之後經濟會之前,因此,從重要性來看,它的位置應放在經濟會之前。

在《申饬修真會要言》中,顔茂猷進一步向會員闡明了為何修真、如何修真等問題。首先,茂猷就什麼是“修真”的問題作了回答:修真即是“性命大事”。亦即上述“超生出死”之大事,絕非是為了“博洽聞見”、“耳目聲譽”。繼而顔茂猷闡述了如何“修真”的問題,他要求做到“并心一路,辟捐萬慮,以實求夫精氣完足、形神俱妙而後已”。毫無疑問,無論是“并心一路,辟捐萬慮”,還是“精氣完足,形神俱妙”,都是帶有技術性的專門術語,意指某種修身鍛煉的技法。(23)用他自己的說法,也就是玄修方法,而上述所謂的并心一路,辟捐萬慮,也應當與《守心十二法》開宗明義所披露的“心化無心,洞然太虛”之說以及“主一而實”的“守乾法”(24)在旨意上是基本相通的。因為并心捐慮無非就是心化無心主一而實的另一種表述而已。其意所指顯然都是抛除雜念、化念歸心的修煉方法。也正由此,修真會在整個雲起社當中就顯得别具一格。

四、善緣會

在雲起社下的五會當中,該會是一頗具特色也非常重要的組織。關于“善緣會”的宗旨,顔茂猷在《求實興善緣為一會》中說道:

善即道也,有見善而不見道者。蓋道非上根不接,善則随緣可舉。世界如彼其大也,困窮如彼其衆也。獨行善事,所與幾何?但求人廣度,善複成善,則救濟無窮;其有獨力不舉,而衆力可任者,則共肩之;其有獨見不及,而衆目可燭者,則共周之。期于暢滿此善,接引同志,無一夫不獲而後已,則善緣之所為結也。約每期相質證,行善事幾條,度善人幾個,立“功過簿”以自省克,庶輔仁之一助焉。

同志願預會者,乞先期于○○○○○處,書名字裡居,發其願力,俟定○月○日會面,○○所求教。猷謹白。(借緣诳衆肥私者不齒)

“善即道也”,這是顔茂猷勸善思想的根本觀點,這一點毋庸贅述。一方面,顔茂猷将“善”與“道”并列,其目的在于将善事、善行乃至善人,提升到“道”的高度加以肯定,善不僅是人性的一種完美品格,它直接就是“道”之本身,從而“善”就具有了形上的、普遍的意義,所以說“世界如彼其大,困窮如彼其衆”,都無不存在着“善緣”;另一方面,顔茂猷卻強調世上“有見善而不見道者”,而且這一現象也很普遍,原因在于“見善”容易而“見道”難,顔茂猷之所以這樣說,其用意在于強調“善”是人人都可以做得到的事情,通過行“善事”、做“善人”,便可通向“道”,而不是相反——懸空談道卻不做善事。關于這一點,顔茂猷在《申饬善緣會要言》中有更為清楚的表述,我們稍後再說。

在上述引文中,顔茂猷還談到“獨行善事”與“求人廣度”的關系問題,在他看來,行善事固然須從個人的“獨行”做起,但更為重要的目标則是“廣度衆生”,要以“暢滿此善”為宏願,做到“無一夫不獲而後已”,意思是說,不使普天之下人人都成善人,決不罷手。這也就是“善緣之所為結也”的根本原因。

具體而言,善緣會的實施方法是:“約每期相質證,行善事幾條,度善人幾個,立《功過簿》以自省克。”也就是采用記錄“功過簿”的方式,來達到自我反省以及互相督促的目的。須注意的是,在五會當中,隻有善緣會有這一具體規定,說明顔茂猷組織雲起社與推動道德勸善有着非常密切的關系。以下将要看到,顔茂猷在制定《會約》時,其實有更為具體而嚴格的要求,他要求所有雲起社成員都必須做“功過格”實踐。也就是說,對于雲起社而言,善緣會的“功過格”實踐具有普遍意義,是其他各分會成員也必須身體力行的。

據《訂會期》,“善緣以胡穆甫為會首,共董定念七日”,(25)即每月二十七日定為善緣會的會期。這一會期的制定值得注意,這是五會中最晚的一個會期,順便指出,博雅會的會期是在每月二十二日。事實上,顔茂猷之所以這樣安排,這是他深思熟慮的結果,他的考慮是,每個月的月底,以功過簿的最後統計作為對所有會員的考核,因此,善緣會必須置于最後。這說明功過簿的設立不僅是針對善緣會的成員,而且是其他各會會員也必須遵守的一條實踐原則,換言之,功過格實踐乃是雲起社成員的共同行動綱領,功過格也就成了雲起社”的綱領性文獻。關于這一點,我們在後面還會談到。

顔茂猷在《申饬善緣會要言》中就有關善緣會如何具體操作等問題有較詳的說明,根據他的說明,善緣會幾近于“救濟會”或“慈善會”性質的組織,而他之所以設立“善緣會”,根本緣由在于社會上存在着大量流離失所、得不到任何庇護保佑的弱勢群體,另一方面又由于信息傳遞往往受阻,使得有财力施赈者不能廣泛施赈。所以,設立“善緣會”的一個目的就是令“有心有力”者廣泛收集情報信息,共同捐資捐糧,有錢出錢,有力出力,庶可收到兩全其美的效果。為了從組織上保證措施的實行,有必要推舉一位“廉直慈勤之士”來統領,其他成員也應積極配合,“共訪疾苦”、“不惜賓士”,并且“廣招出費”、“不憚拮據”,如此則可真正實現“救濟”之目标,亦即善行善事才能得到真正的落實。最後,顔茂猷強調,漳州府全體的生命實有賴于善緣會同仁的善行善事,而之所以組織“樹品會”、“修真會”、“經濟會”,正是要求大家從善行善事做起。(26

總之,善緣會與其他四會相比,看似是一個獨立分會,其實它卻是一個橫跨性的組織,其他四會的成員也責無旁貸,有必要一同參與該會組織的行善實踐。

五、博雅會

該會全稱是“求博雅文詞為一會”,又稱“文詞會”或“文藝會”。關于該會成立的緣由,顔茂猷說道:

文者載道之器,古來貫日月、薄雲漢、曆萬劫而不朽者,獨以文在耳。……抑請得邀同志數人,共騁古作,獨造新裁,如凡經學、史學、詩學、字學,風流奧博,淹貫奇渺者,盡入詞壇。相與捉雲弄海,平分風月,品題史眼,吐玄鳳之靈心,噓赤文之瑞氣,垂之宙宇,蜚英萬劫,不亦康乎?……

願預此會者,乞先期于○○○○○處,書名字裡氏生庚于冊,俟定○月○日會面,○○○所求教。猷謹白。(有恃才傲倪,撒撥無行者不齒)(27

不難發現,所謂“博雅會”類同于傳統的以文會友的“文會”組織,以講文學詩詞為主。應當看到,雖然顔茂猷表示該會是在“文以載道”的傳統觀念之下成立的,然而究其實質,該會無非是為了應對生員的科舉考試而組織起來的。顔茂猷一方面站在儒家的立場,重申“四書五經”乃是“文章祖宗”,另一方面他也要求人們做學問應當博覽群書,大凡經學、史學、詩學、字學,乃至其他雜家之類都應加以關注。這反映出追求博學正成為晚明讀書的一種風氣,也與顔茂猷個人主張學通五經的觀點有關。

然而,該會的名稱有些複雜,究竟應稱“博雅會”,還是應稱“文藝會”,這兩個稱呼在《訂會期》一文中同時存在,據載:“文藝以黃九變為會首。此時制也,又經濟所從出,而樹品、善緣皆于是大其用,宜共勵之。定十七日。”(28)其後又有一段關于博雅會的約定,其雲:博雅會以尹伯夏為會首,老宿登壇,旄旌耀采,而今謝世,良可哀悼。謹擇○○○為會首,定每月念二日。29)如此一來,博雅文藝似是兩會,然參照上引求博雅文詞為一會,不應在博雅之外,另設文藝。在《雲起會語》中,顔茂猷時常提到的是五會而沒有“六會”之說。“博雅會”與“文藝會”名稱不同,其實乃一。我推測,由于原“博雅會”會首尹伯夏突然過世,因此,另立會首時,名稱改為“文藝會”亦未可知。

《雲起會語》有兩篇《要言》涉及該會,一是《申饬博雅會要言》,一是《申饬文藝會要言》,由其自述可見,顔茂猷原初并沒有在五會中設立習“舉子業”的計劃,後來聽從了黃九變的意見,始覺從事“世之所争趨”的“制義”亦不妨為“度世”之一助。因此,文藝會的管理實際上就全權委托給了黃九變。然而,“博雅會”與“文藝會”仍有微妙的區别,博雅會以經學、史學、詩學、字學為專攻方向,而文藝會側重于“制義”。所謂“制義”即指應付科舉考試的那套程文、時文之類的格式文章,是學習“舉子業”的必讀課程。故顔茂猷在此着重闡述“制義”并非不可取,若能善加引導,“上可以接性命,而下可以培經濟為有用文章”。可見他不反對科舉,相反極力主張社中諸君積極應試,若能使“公門異日采桃李,則吾社彬彬受物色焉”,其意很明顯,應試中舉乃“吾社”的一種榮耀聲譽,人人應當努力,這也是顔茂猷衷心期盼的一件實事。

但最後他表示,還須“反本還原”,從“文藝”更上一層樓,則可與“博雅”、“修真”相通。再結合其中“此時制也,又經濟所從出,而樹品、善緣皆于是大其用,宜共勵之”這一段話來看,則可說“文藝”、“博雅”其實是可以與“樹品”、“修真”、“善緣”諸會打通為一的。(30)換一種角度看,分則五會,合則一會;名為五會,實則一會。這應當就是顔茂猷在雲起社名下設立五會的最初本意。

下篇 雲起社的會約與會規

為約束“五會”成員的行動,以便推動“五會”順利運作,顔茂猷制定了《會約》和《會規》。在《雲起會語·會約》标題後,依次有四篇文字:《略拟會約》、《求四方會友疏》、《訂會期》、《定會儀》。其中,《求四方會友疏》的内容不合《會約》體例,已在上面“緣起”部分作了介紹,《訂會期》也已納入上述各會的情況介紹之中,這裡也就不必贅述。此外,顔茂猷制定的《會規》内容更為繁雜,具體規定了各會的操作程序及注意事項。

以下将主要介紹《會約》與《會規》的内容,以便我們深入了解顔茂猷所設想的“雲起社”到底具有哪些特質以及如何運作等問題。然而在此之前,有必要作一“引言”,介紹一篇未被《雲起會語》收入而見于《雲起集·說鈴次集》的文字,題作《書雲起會規》,其中,顔茂猷講述了設立“會規”的緣起,同時也可從中了解顔茂猷設立“會約”的初衷。

顔茂猷有一篇《書雲起會規》,嚴格說來,這篇文字不是《會規》本身,而是為《會規》或《會約》(文末稱為《條約》)所作的一篇引言。以下略作分析。

首先,顔茂猷指出,“吾侪”在“雲起社”彙聚一堂的目的是為了幹一番“經世出世”的大事業。這四個字的組合有點獨特,“經世”是指儒家“經世緻用”之學,“出世”是指佛道“超生出死”之學。由此一語可見,顔茂猷有一種明顯的三教融合意識,在他看來,儒家以“道德”經世,佛道以“修煉”出世,兩者正可互補而不應互相排斥。然而從價值層面看,顔茂猷則認為儒家為“上”,佛道為“次”,這是他作為儒家士人的一個立場。接着,他分四個層面具體論述了“經世出世”的不同類型。其中,顔茂猷首先指出,作為“上者”應“以道德為事功”,這是就儒家而言,結合上述“五會”的情況來看,當是指“樹品會”;與此相應,作為“其次”的方法,則應“修心煉性”,這是就佛道而言,就“五會”來看,當是指“修真會”。但從顔茂猷的叙述中顯然可以看出,“道德事功”為“上”,“修心煉性”為“次”,他認為儒家的“經世”事業便可實現“橫豎一世”的遠大目标;其次則可通過“修心煉性”以便實現“住世一場”的目的。故從價值上來判斷,儒家的“道德事功”可達到“頂天立地”的境地,而佛道的“修心煉性”仍未免“遺衆獨了”,須通過一番“穿盡刀山劍樹”的功夫轉化“方得成就”。由此可見,在顔茂猷的三教融合意識中,以儒為主的立場十分突出,他的主張是以儒來統攝佛道而不能相反。當然,若結合上述“修真會”的相關論述亦能看出,顔茂猷對于“超生出死”的佛道之學仍有所肯定,因為從“生從何來,死從何去”這一問題的角度來看,不僅佛道的“超生出死”之學對此有相應的解答,而且儒家的“安身立命”之學也不能回避這一根本問題。也正由此,顔茂猷強調作為“男子立身”,不出上述“經世出世”兩種類型。

其次,顔茂猷闡述了另外兩種學問類型,分别屬于“文詞會”及“博雅會”(兩會實則一會)。其中所謂的德業相規,顯是指道德事功科舉事業的互相結合,但其論述重點則放在顯親揚名這一世俗目的之上,指出通過科舉事業可以達到光宗耀祖、成就功名的目的。毋庸諱言,對于當時社會的一般學子而言,這是他們從小習舉子業之時就已設定的一個人生目标,他們在科舉上的成功,也就是意味着他們對自己父母的行孝,這是合乎儒家道德規範的。再次,顔茂猷要求人們勤搜博覽以便為掇取科第作準備,這也是為了無負父母生成之身、責望之意”,換言之,這是一種合乎“孝道”的行為。

要之,顔茂猷強調,為何“結社”的原因在于人與人之間是“聲氣相屬”的,所以應當互相勉勵、共同提攜。而為了最終的“成功”,故有必要“群居終日,豪傑聚首”,意謂應當過一種有組織的團體生活,而且還需要有一套組織措施以便互相“鞭策”。進而顔茂猷強調,人生在世應當樹立遠大志向,并不斷刻苦努力,如果苟且偷生、碌碌無為,則是對“二老”之不孝,終為“吾黨”所不齒。顔茂猷最後說道:出于上述考慮,因此“謹具《條約》事宜”以便大家“圖之”為盼。(31)以上論述充分表明,顔茂猷結社的用意在于将原本渙散的村民重新組織起來。

事實上,我們發現這篇“引言”的側重點在于闡發設立“雲起社”的總體設想:要人成就一番“經世出世”的大事業。這也是顔茂猷在這篇文字中所一再表明的他為何要結社創立“雲起社”的一片苦心。同時也可看出,顔茂猷還有一個重要的想法:一方面應以“道德事功”為至上目标;另一方面也不妨從其次做起,腳踏實地,奮起向上,“掇取科第”、“無負父母之意”,最終也必将“成功”。這也就是顔茂猷為何在“雲起社”之下又分設“五會”的用意之一。

《略拟會約》共由7條組成,依次是:

1.不論數會,俱以重行為主。平生有大過惡者,須自忏悔,方許入會。入會後,小過可以相規,倘複重大過惡,即指名革出。

2.入會者,俱以功過格十萬善為準。各置《功過簿》,憑心報錄。會日出之,以相儆察。惟樹品聖賢,則考核尤詳,居家孝友何如,接物敬信何如,須一一對勘。有聞會中朋友某事贻譏物議者,即以相規。

3.各會俱分數人為會首,或以地之相近,情之相孚,随自取之。凡公事及議論可以相達。某同會之精進,則會首預有榮焉。隻此是功行。

4.各會首各置《度人簿》一冊,人複尋人,随他手眼招緻。每一月後,遍會大衆。

5.各會俱擇強(強)毅精進者為司糾,糾察怠惰量罰。

6.會以求道,貴賤貧富俱可一視參入。但有請托幹谒及那借等項,則勿叩會中友,以免忮求怨尤之端。有難處者,可共商之。有自願為出力者聽之。厮養有志者,另一席可也。

7.大會後有私小會,可于各會首處議論。遠家欲坐久者,不妨攜米一筒,兩不擾焉,可也。(32

由第1條可知,所列7會約是針對所有分會而言的,是各分會都須共同遵守的條約,亦即俱以重行為主。關于入會的條件則比較寬松,隻強調一點:如平生有大過惡者,須經過忏悔才能準許入會。此外,如果入會後複有重大過惡,當立即開除。将此7條合觀,則可發現入會不分貴賤貧富,隻要在道德上沒有重大過失,原則上是任何人都可加入的。可見,雲起社是一個較為開放的組織,而并非隻是士人鄉紳聚集在一起的會講組織。由上述第3條亦可知,這個組織的分會還可根據地之相近來設立,不一定受到地理位置的局限,這也說明顔茂猷有一個設想,盡量使“雲起社”及其“五會”的活動可在更廣的地域範圍内來展開。當然就結論而言,他們的活動大抵不出漳州府的範圍。

在《會約》中尤為引人注目的是第2條、第4條,這兩條可謂是以會約形式來落實顔茂猷功過格實踐的具體設想,換言之,顔茂猷創立雲起社的一個中心思想就是:通過功過格實踐來凝聚四方朋友,以使大家公共此心,公共此事,否則,實現度人度世便成了一句空話。

然顔茂猷以“功過格”十萬善作為實踐目标,而且要求各會成員嚴格遵守,對于“樹品會”成員應“考核尤詳”,要求更嚴,這一規定充分說明“雲起社”的“重行為主”的宗旨體現出一種嚴格的道德主義。如上所述,根據他在《迪吉錄》所附《功過格》的說明,若能一日行善十功,且堅持半月可“另加十功”這一計量方法來推算,順利的話,一年可達“五六千功”,以此為準,“十萬善”則需将近二十年的時間,此絕非易事。對于知府知縣一級的官員而言,也許因為有“一千”至“三千”等數目龐大的“功格”設定,所以能較快地完成,比如袁了凡在及第進士之前,他要完成“三千善”,花去了将近十年的時間,然而,當他成為進士當上知縣以後,卻僅以“減糧一節”便“可當萬善”。[5]P13-14)可見,顔茂猷的十萬善的設定也許适用于官僚士人,而對于一般百姓來說,則恐怕是難以做到的。不過也許可以推測,顔茂猷之所以設定這樣一個看似高不可攀的目标,其目的在于要求社員一生不斷地進行善行積累,以便将雲起社運動進行到底。

關于這條規定的具體實施情況,目前已無從考證,但可确認的是,“雲起社”不同于一般的以講學會友或思想切磋為主要目的的講學團體,而是以勸善規過、與人同善為主要目的的講會組織,由此可說,“以‘功過格’十萬善為準”的規定正是“雲起社”的特色所在。至于具體做法,顔茂猷規定每人須持一本《功過簿》,按自己的良心,忠實記錄日常行為的功過。每當召開大會當天(大緻一月一次),須向大家出示,以便互相檢查,而且司糾者還要一一對勘,所以不得草率馬虎。可見,《功過簿》乃是會員之間勸善規過的重要依據。以下,我們将在《會規》中還可看到,《功過簿》的謄錄是一件非常嚴肅和重要的事,如果不忠實地記錄,是會受到“先聖鑒責”的,如果拒不實行,則将被黜出“社外”。

除《功過簿》以外,顔茂猷還要求會員各立一本《度人簿》,每月大會須向全體成員公布,這一點也值得注意。關于這一條的說明文字很短,隻是說“人複尋人,随他手眼招緻”,意思無非是說,廣招會員,多多益善。“度人”作為佛教用語,意指超度衆生,然在顔茂猷的思想語彙中,“度人”也可用儒家的“立己達人”之說來加以印證,實是一種具有普遍意義的理想,故他在《迪吉錄》卷6“公鑒二就專門設立度人門,探讨了儒學曆史上各種救世度人之典故所展現的思想意義。

事實上,在勸善運動中,作為思想口号的“善與人同”本身就已内含着“度人”這層涵義,顔茂猷為《迪吉錄》八卷分别取名為“一心普度兆世太平”便可看出,“普度衆生”本來就是顔茂猷勸善思想的要旨所在。在顔茂猷看來,不僅要自己成為“善人”,而且還要使他人乃至一鄉之人都成為“善士”,推而廣之,整個國家社會、普天之下,人人都成為善人,這應當是顔茂猷的勸善思想所追求的終極理想。現在,他把這一理想具體落實在“雲起社”的《度人簿》的實踐方式上,并以此作為社員的一項重要功德。應當說,《度人簿》構成了“雲起社”的一個非常重要的特質。這一特質與《功過簿》一樣,都體現出“雲起社”是非同一般的講學團體,而是以“重行為主”的追求道德之善的行動組織。

雖然在顔茂猷之前,已有襪宏禅師、雲谷禅師、袁了凡等各種《功過格》範本出現,但在講會團體中以《功過簿》、《度人簿》的形式來具體落實功過格實踐,恐怕是顔茂猷的創見。他之所以這麼做,原因之一在于顔茂猷以為功過格實踐不能僅局限于個人一己之行為上,而應是整個地方社會的“公共之事”,換言之,功過格實踐既是家庭個人的一種道德實踐,同時也是涉及公共道德的一種社會實踐。按顔茂猷的設想,由個人而推向社會以及國家天下,便可實現儒家“治平”的宏偉理想,不僅如此,儒家“内聖外王”的終極理想亦可通過上述功過格的實踐方法得到具體的落實。

總之,在有關“雲起社”的一整套設計方案中,無論是“樹品會”還是“修真會”或“經濟會”,都須嚴格實行功過格實踐,以功過格來統一社員的行動,并以此來提高社員的道德水準,樹立起人之所以為人的真正品格,也就是顔茂猷所說的“聖賢品格”。可見,由“内聖”而及“外王”的工夫都有賴于“功過格”實踐的實施與推廣。更為重要的是,“外王”絕不等同于“經濟”,而是在自身“樹品”、“修真”的道德實踐之基礎上,以“救世度人”為其基本志向與目标。

與《會約》相比,《會規》則對各分會的具體操作方法作出規定,其中包含《立分會簿》、《立願力簿》、《立養志簿》、《各會立參稽簿》、《定會食》等内容,其中以《參稽簿》最為重要。以下依次作簡單介紹,重點将介紹《參稽簿》。

在《立分會簿》中,顔茂猷說道:“大會以興起人心,而精氣難洽最重。小會随所招者,多屬同氣。即立會糾統之。中間鼓舞變化,自出機權,自滿分量,則存乎其人。聲氣翕聚,後有願入者,分會立《度人簿》,各收記。俟次會日,遍會大衆。”(33)這一條對大會小會分會作了簡單說明,強調各分會必須設立《度人簿》,以便統計入會人數。其中提到會糾,則可見上述《會約》第5條。

在《願力簿》中,顔茂猷指出:“各人書所願,如願移某處風俗,當以何力成?……(34)又或願度多少人,以何力成之?又或願為世界做何等事,以何力成之?如此等意俱可。35)由于這裡有缺頁,故該條詳細内容不得而知,但從僅存的幾點内容看,不難獲知這條規定也很重要。這裡所謂的願力,與佛教所提倡的發願立誓等做法相當接近,在功過格運動中,也時常可以看到這一點,例如,袁了凡在《立命篇》便再三提到發願,且與回向相配合,最終須向神靈彙報許願的結果,其中頗有宗教色彩。

顔茂猷自己也撰有不少“誓文”、“願文”,如《十九大誓》、《二十一大願》,(36)以此作為他一生的所願。我猜想,《十九大誓》、《二十一大願》便是顔茂猷為雲起社所立《願力簿》而撰寫的範文。《願力簿》應當就是入會者各自立誓發願的記錄,這說明雲起社要求入會者首先必須樹立起宏大志願。一般說來,所謂立誓發願既是發自内心的祈願,同時也必然指向客觀的第三者,希望自己的誓願能得到上天神靈的眷顧,因而帶有宗教祈向的性質,最後還須通過回向儀式,以求得到上天最終的印可,這是我們透過袁了凡《立命篇》已有所了解的情況。不過,與袁了凡不同的是,顔茂猷在其《大誓》、《大願》中并沒有規定須向“神靈”彙報等内容,他強調“立誓”、“發願”應出自自律。這一點值得注意,這說明袁了凡受雲谷禅師的影響,在其功過格實踐中,非常重視宗教性的外向祈求,強調的是上天神靈在整個功過格實踐中的監督、審查之作用。相對而言,顔茂猷雖也堅持認為神靈是果報系統得以成立的根本保證,但在他的《功過格》以及在《會規》(包括《會約》)的說明中,則幾乎看不到對的特别強調,顔茂猷更注重的是要求大家行為自律,故其所謂發願不能含有任何為迎合他人的某種企圖。應當說,與袁了凡相比,顔茂猷的功過格思想更體現出儒學化特色。

《立養志簿》的内容較為單薄,僅列舉了四條涉及家庭倫理的注意事項,如“祖宗當辦何事(成未)37)等,在此不論。接下來的《各會立參稽簿》非常重要,開首一句便是會首及司糾者,以檢察會中善惡勤惰,(38)足見《參稽簿》是會首司糾用以檢察社員日常行為的記錄檔案,是貫徹《會約》第5條的具體措施。其中設定了近20個問題,涉及面很廣泛。首先由司糾向會友發問,然後會友各自據實答應。當然,這将近20個問題也隻是舉例而已,具體内容應當還不止這些。重要的是,《參稽簿》不僅具有橫跨五會的普遍性,還具有适用于不同講會組織的特殊性,故在此條之後,顔茂猷又設定了“修真”、“善緣”、“經濟”、“文詞”各會的“糾察”方法及内容,原文甚長,恕不具引。

要之,《參稽簿》規定了“修真會”、“善緣會”、“經濟會”對其會員的糾察内容,根據各會的性質,其糾察之内容亦各有不同的針對性,我們很難用某種固定的模式來加以歸納,大緻上其所涉及的内容遍及普通百姓日常生活的瑣碎細節。令人注目的是,除了對行為後果必須嚴格糾察之外,甚至要求社員們還要對日常心裡所思所想亦即并未訴諸行為的心理活動狀況的糾察内容作出回應,這反映出顔茂猷有一個重要的想法:僅僅注意行為上的過錯是不夠的,更應防範思想上犯錯;行為過錯人人易見,思想錯誤隐而不顯,故更為可怕亦更應向大衆坦白。例如,“有噩夢否”、“定心幾日”等個人心理活動亦在糾察之列。至于“文詞會”(即博雅會)所制定的糾察内容,這裡也就不再贅述了。

由上可見,各會成員都須對自己的行為負責,同時,針對各會成員的糾察内容也各有偏重,特别是在分會中設立的各種“善會”,這是在《雲起會語》中首次出現的說法,應引起注意,這說明在“雲起社”或“善緣會”内部,另有“因果會”、“放生會”、“救孩會”等小型善會組織,由于《雲起集》沒有對這些善會組織留下任何文字說明,故其活動之詳情不得而知。我猜想,這些小型組織大概屬于“善緣會”的分支機構,不過,正像“善緣會”具有橫跨其他四會的特性一樣,這些小型善會的活動也應當是雲起社全體社員應當共同自覺參與的。當然,參加這些組織的人亦在糾察範圍之内。

至此可見,若要完成上述糾察活動,已經是不勝其煩了,然而,顔顔茂猷非常注重程序,他要把雲起社完全放在程序化的操作過程中來加以掌控,所以,在進行了上述各分會的糾察程序之後,卻還有一項更為重要的大會程序需要完成:

各項完,出《功過格簿》相證,長十人相訂,次十人呈長十人,以次呈完。不謄者辭出社外,妄謄者先聖鑒責。

《參稽簿》出,共訂之。

《願力簿》、《養志簿》付司糾者,随所觸,呼問之。

司糾糾平時之過愆怠惰,會時之戲谑狎、亂叱咤者,議罰。

能歌者歌詩,可。

作午,五會聽從散處議論,或将所論登記之,複擊鼓齊集,将五會得意妙義公揚搉畢,為旁觀人若仆從人,以俗語說法竟。

這項規定顯然與《會約》第2條是相呼應的。

所謂“各項完”,是指各分會的糾察活動暫告結束,接着便須各社員出示自己的《功過簿》,最後一項糾察程序就從檢點社員日常的行為善惡開始。可見,功過格實踐對于各社員來說是一項重要的義務,在此意義上可以說,雲起社簡直就像是功過格的實踐團體,因為《功過簿》的記錄具有超越五種分會之上的特殊性質,是每個社員不能“不謄”的,如果“不謄”,則将意味着自己脫離團隊,盡管從程序上說,要求本人自動“辭出社外”。另外一種情況是在《功過簿》上“妄謄”,亦即說謊欺瞞,把壞事當做好事來記錄,這種行為或許能瞞得過一時,但終将受到“先聖鑒責”,意謂是瞞不過“先聖”之“法眼”的。另外,《參稽簿》、《願力簿》、《養志簿》則由各會“司糾”根據情況發問,若發現過錯,則可商議處罰。五會結束後,應将會上“得意妙義”之議論“登記”在冊,對于諸如仆從之類的旁觀者則可“以俗語說法”,即可用通俗語言(大緻是日常口語)另做一番開導。

在《會規》末尾,還有《定會食》一文以及一段無标題文字,規定了講會時有關飲食、衣飾、舉止等注意事項。令人注目的是那段無标題文字,該段文字以“智、仁、勇三會”為開場白,“定于四仲月望日,大會齊集”,我估計這是在“雲起社”中的另一種大會形式,是所有社員都應參加的。其中規定與會者的注意事項,從服飾、飲食乃至日常生活中的“婚娶”等事宜,規定一切必須“從簡”,以糾“淫侈之風”、“浮誇”之風,并規定會中之友若有不是處,則可當面“議之”而絕不可“面是背非”。總體看來,設立“智、仁、勇三會”的目的是要表明“雲起社”的宗旨是為國家培養能夠自覺樹立“立朝氣節”的“士人”。顔茂猷直言不諱地告誡那些今後欲進入仕途的成員:“賤莫賤于無氣骨”,若要入朝做官保住“氣節”,就應在“居鄉”時注意修養,首先不要讓地方父母官對我們失望。(39)由此可見,顔茂猷領導的雲起社所要應對的問題之一是如何培養地方精英,他清楚地意識到,做人要有氣骨,為官講究氣節,都離不開日常的生活實踐。

以上我們對雲起社的“會規”及“會約”作了初步考察,從中可以看出,顔茂猷對于操作程序的設計非常詳備,簡直到了有點繁瑣的地步,不過,顔茂猷的核心關懷顯然在于培養善人以重整社會秩序、改變鄉村民風。而為了實現這一目标,就需要有堅強的觀念支撐,在這一關鍵點上,顔茂猷并不諱言以“果報”思想作為行善實踐的重要依據,他甚至把宣揚果報也作為一種實踐手段。例如,他在《身世譜外編·行世機關》一文中,首先以程子之言“治道以正風俗、得賢才為本”為前提,設計了有關“治道”的各種方略,其中有一項内容叫做“一說果報”,他要求道:“平居亦令時時稱說,遇近事近地有新聞報應者,則裡甲大書露布,以達守令,而付講長知悉,知必傳,傳必遍,天下沛然矣。”(40)可以想見,顔茂猷非常明确地意識到,須将有關果報故事的新聞上達地方官員,又要傳遍鄉村的每一個角落,因為這也是治理天下的良藥妙方之一。

由上可見,“雲起社”對内部成員的道德約束是極其嚴厲的,環視整個晚明時代的講學活動及黨社運動的曆史過程,幾乎找不出第二個像“雲起社”那樣有一套如此複雜嚴密的規章制度的組織或社團。引人注目的是,這個組織以“功過格”思想為主導來約束會員的行為,其目的在于度己度人,也是為國家培養今後能有“立朝氣節”的人才。歸結而言,顔茂猷所創立的“雲起社”有幾個重要特點:它以組織講學為手段,以行善實踐為功夫,以改變世風為目标,以成就人才為指向,其最終目标則是培養“善人”,由“一鄉之善”推而廣之,以及于“一國天下”人人為善。要之,儒家“治國平天下”之終極理想的實現,被顔茂猷納入了區域社會中具體個人的行善實踐過程。一言以蔽之,雲起社無非就是将地方村落的行善活動加以組織化、規範化,納入一種固有模式之中,以便将一盤散沙的村民“擰成一條繩子”。

若從整個晚明思想動向的背景中來看,我們或可說雲起社的出現并不是孤立現象,乃是晚明講學運動、鄉約運動乃至功過格運動的一種産物,但顔茂猷的設想又别具一格。他所組織的這個雲起社,形式複雜多樣,顯然不是純粹的學術團體,也與明代中葉以來的心學家所組織的講學團體有異,他們很少有心學式的有關本體工夫等抽象問題的讨論,而是貫穿着一種強烈的推廣善行、改善社會的入世精神,還有一套詳細的安頓鄉村秩序、培養各種人才的規劃。用現在的話說,由五個分會組成的雲起社簡直就像是一個人才培養基地。

也正由此,雲起社在晚明思想史、社會史上顯得很特别,很值得關注。通過對其活動形式及其指導觀念的分析探讨,至少有以下三點可以啟發我們對17世紀以降中國傳統社會的思想、道德與文化所發生的一些新趨向獲得一定的了解:一是在已呈衰世的晚明社會,地方鄉紳往往以為其原因就在于人心渙散、世風不古,為了重整世風、改善人心,有必要将講學與勸善結合起來;二是在那些地方鄉紳當中,并沒有多少人受過嚴格的儒家知識的訓練,他們往往并不介意于儒道佛之間強分疆界的做法,而在他們的觀念形态中更多地蒙上了三教混合的特征;三是那些地方鄉紳的講學并不是空談形上玄理,他們以為,通過組織講會及推動行善以實現自我改善和重建社區是應當不斷努力的一項個人工作,同時也是一項社會事業。


注釋:

1)所謂“後16世紀,是日本明清史專家岸本美緒提出的一個概念,用以分析17世紀、18世紀清朝所面臨的政治、經濟、宗教等諸般問題,而這些問題正是“16世紀産生的東亞地區乃至世界性的普遍問題。[2]本文借用這一概念,用意僅指1718世紀清朝中國的宗教文化問題乃是16世紀明朝中國該問題的延伸、衍變乃至轉化。

2)關于“鄉紳”一詞的内涵,寺田隆信有這樣的定義:“蓋指擁有生員、監生、舉人、進士等身份或資格的、居住在鄉裡的人。”[3]P6)此說基本可從。顔茂猷對鄉紳有一個說法值得注意:鄉紳,國之望也,家居而為善,可以感郡縣,可以風州裡,可以培後進,其為功化較士人百倍。(《迪吉錄》卷四《官鑒四》,《四庫全書存目叢刊》子部第150冊,濟南:齊魯書社,1997年,第483頁)不妨稱其為鄉紳乃國之希望的鄉紳論。此論雖非嚴格意義上的學術定義,然應注意的是,其将鄉紳與士人對言,且從社會作用之角度将鄉紳置于士人之上,由此可以看出,在晚明時代已有一種觀點認為,鄉紳作為一種階層已然具有超出士人之外的獨立意義。

3)《雲起集》第12冊《雲起會語·求四方會友疏》,東京:内閣文庫藏明末刻本,第9頁上。

4)《(增補)中國善書の研究》,《酒井忠夫著作集》第1冊,東京:國書刊行會,1999年版,第471頁。

5)《栖北冗言·壬申》三月二十四日,載《祁彪佳文稿》,北京:書目文獻出版社,1991年版。

6)不過有一個例外,在某篇文章中,出現了丁卯(天啟七年)紀年,這表明顔茂猷離鄉赴京之後,雲起社的活動仍然維持過一段時期。

7)《雲起集》第12冊《雲起會語》,頁碼不清。

8)按,當指顔茂猷以國子監監生身份赴京,參見《迪吉錄》卷首顧錫疇《迪吉錄序》。

9)《雲起會語》卷首,第1頁下。

10)《雲起會語》,第9頁上下。

11)《雲起會語·求堅志樹品希聖希賢者為一會》,第3頁下。按,下引《雲起會語》有關五會之引文,隻注篇名,省去頁碼。

12)此處5空格,原文如此。是為填寫人而特意設置的,下同。

13)《求堅志樹品希聖希賢者為一會》。按,原文以小一格字體刊印,似是入會條件,下同。

14)按,雲起社主要成員的名諱,可參見《雲起會語》卷末《諸君贊語》。文中,顔茂猷多以相稱。

15)《雲起會語·訂會期》,第10頁上。

16)《雲起會語·申饬樹品要言》,頁碼不清。

17)《求實心經濟煉達世務為一會》。

18)《雲起會語·訂會期》,第10頁上。

19)《雲起會語·申饬經濟會要言》。

20)《雲起會語·申饬經濟會要言》。

21)《求實意修真為一會》。

22)《雲起會語·申饬修真會要言》。

23)《雲起會語·申饬修真會要言》。

24)《雲起集》第11冊《身世譜内編》,第9頁下~10頁上。

25)《雲起會語·訂會期》,頁10下。

26)《雲起會語·申饬善緣會要言》。

27)《雲起會語·求博雅文詞為一會》。

28)《雲起會語·訂會期》,第10頁上。

29)《雲起會語·訂會期》,第10頁上下。

30)以上參見《雲起會語·申饬文藝會要言》。

31)《雲起集·說鈴次集》,第36頁下~37頁上。

32)以上均見《雲起會語》,第7頁下~9頁上。

33)《雲起會語》,第10頁上。

34)原書以下缺一頁。

35)《雲起會語》,第10下~11頁下。

36)見《雲起集·身世譜内編》。

37)《雲起會語》,第11頁下。

38)《雲起會語》,第11頁下。按,以下有缺頁。下列《參稽簿》均見《雲起會語》第11頁下~第15頁上,不再一一注明。

39)《雲起會語》,第16頁上下。

40)《顔壯其集》第5冊《身世譜外編》,日本國會圖書館藏明末刊本,第8頁上。按,此本承蒙日本關西大學吾妻重二教授複制相贈,謹緻謝意!

    http://m.juhua534688.cn|http://wap.juhua534688.cn|http://www.juhua534688.cn||http://juhua534688.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