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 農村研究 > 農村經濟

農村“三變”改革與集體經濟增長:理論邏輯與實踐啟示

作者:張應良 徐亞東  責任編輯:于佳佳  信息來源:《農業經濟問題》2019年第5期  發布時間:2019-07-11  浏覽次數: 513

【摘 要】本文從經濟學原理出發,讨論農村集體經濟增長需要具備五個理論條件:産權明晰、産權激勵、拓寬市場、延長鍊條和維持特色,并指出當前中國農村實際情況與理論條件相違背。農村“三變”改革促進集體經濟增長的理論邏輯就是改變中國農村的實際情況,使其與理論條件相符合。具體而言,農村“三變”改革通過資源資産登記制度、股權量化和收益分配、新型經營主體的培育和引進、農村“三産”融合發展和産品中地域特色的引入等措施,實現集體經濟的增長。實現農村集體經濟增長,除了要思考資源産權問題外,還要進一步思考如何市場化經營資源。本文的研究拓寬了農村集體經濟增長研究的視野。

【關鍵詞】農村“三變”改革;農村集體經濟;理論邏輯;實踐啟示


一、引言

肇始于2011年貴州省六盤水市的“資源變資産、資金變股金、農民變股東”農村“三變”改革對集體經濟增長有明顯成效。六盤水市通過農村“三變”改革、制定并實施集體經濟發展提升計劃,盤活了農村閑置的自然環境資源、曆史文化資源和村社存量資産,激活了農村居民承包地經營權、宅基地使用權和集體收益分配權,整合了政府資源、社會資本和村社資産,有效促進了農村産業發展和農民收入提高(陳全,2017;王東京等,2017;王永平等,2018)。農村“三變”改革較好诠釋了通過改革促進鄉村振興,實現了集體經濟的增長和壯大。同時,農村“三變”改革的制度安排引起國家高層的關注,2017年和2018年中央“一号文件”均提出鼓勵地方開展和推動農村“三變”改革。農村“三變”改革既是農村集體産權制度改革的樣本,也是鄉村振興戰略實踐的可行路徑之一。而關于農村“三變”改革的理論經驗并沒有得到充分讨論,對改革實踐的指導價值有限;同時,國家鼓勵地方開展和推動農村“三變”改革,要求總結和歸納農村“三變”改革的實踐經驗。鑒于此,本文重點讨論農村“三變”改革成功的理論經驗,并加以總結和歸納,以期得出相應的啟示。

農村“三變”改革是貴州省六盤水市為解決家庭承包制背景下“分”得徹底、“統”得不夠問題,以“還權賦能”為核心推進的一項系統性農村集體産權制度改革具有豐富的内涵。其中,“資源變資産”的核心是讓“死資源”變成“活資産”。通過改革将農村的自然型資源、曆史型資源、資産型資源和權利型資源轉變為資産,實現資産增值。主要通過明确四類資産的範圍類型、産權歸屬和權能邊界,并将四類資源入股到龍頭企業、合作社和家庭農場等新型經營主體中,推動農村産業規模化、集約化、融合化發展,并量化為農村集體和農村居民的股權,按股分紅。以此盤活農村閑置資源,發展并壯大農村集體經濟,提高農村居民收入。“資金變股金”的核心是讓“零散資金”變成“增值資本”。通過改革将農村的各類資金整合起來1,入股到新型經營主體中,在不改變資金使用性質和用途的基礎上,提高農村資金的邊際收益和利用效益,并量化為農村集體和農村居民的股金,按股分紅。以此變農村集體和農村居民“一次性”投入為“持續性”增收,形成增收的長效機制。“農民變股東”的核心是增加農村居民的收入渠道。在“資源變資産”和“資金變股金”中,引導農村居民将自身擁有的土地、資金、資産、技術入股到新型經營主體中,成為股權人,按股分紅。同時,農村居民是農村集體的組成部分,在農村集體産權制度改革背景下,農村集體資産量化到農村居民個體。所以,既使農村居民自身所擁有的資源沒有入股到新型經營主體中,隻要農村集體的資産入股到新型經營主體中,農村居民依舊是股權人。通過入股的方式,改變農村居民的投資結構、就業結構和收入結構,實現農村居民有效分享産業鍊和價值鍊中的利潤收益,提高農村居民的财産性收入。

農村“三變”改革的目的是為了實現農村集體經濟的增長。本文的研究指出,實現農村集體經濟增長需要具備以下五個基本的理論條件:産權邊界明晰、産權激勵明确、産品市場拓寬、産業鍊條延長和産品特色維持。中國農村存在的大量閑置資源之所以沒能夠被充分利用以促進農村集體經濟增長,就是因為農村的實際情況不能滿足上述五個基本的理論條件。農村“三變”改革的成功,關鍵在于改變了中國農村的實際情況,使實際情況與理論條件相符合。具體而言,農村“三變”改革實現了産權明晰、産權激勵、價格發現和産業融合,其中産業融合内含有市場拓寬和鍊條延長;并在産業選擇時堅持市場需求和地域特色雙重标準。本文在讨論農村集體經濟增長的理論條件的基礎上,回答農村“三變”改革實現農村集體經濟增長的理論邏輯,并指出實現集體經濟增長的關鍵在于選擇有市場需求的特色産業。

二、文獻綜述

農村“三變”改革的重要組成部分是農村集體産權制度改革。現階段,學界主要圍繞農村集體産權制度改革的價值、困境、經驗和對策四個方面展開研究。研究方法以案例研究為主,且得出較多富有理論和實踐價值的結論。劉可(2014)從落實農民産權主體地位、構建新型農業經營體系、實現城鄉一體化等維度讨論了農村集體産權制度改革的必要性。農村集體産權制度改革的要義是明晰農村集體資源産權,将農村集體資産通過市場化轉化為資本,實現農村集體資源的市場化經營。農村資源市場化有利于喚醒農村“沉澱”的資源、提高農民财産性收入、壯大農村集體經濟和推動新型農業經營主體發展(符剛等,2016)。但是,農村集體産權制度改革中仍然存在以下四個方面問題:一是農村資源産權界定不清晰,權能不完整,二是農村資源産權量化不完善、遺留問題大,三是農村資源産權讓渡不順暢,交易成本高,四是農村資源産權經營不順利、市場風險高(劉可,2014;符剛等,2016;“農村集體産權制度改革和政策問題研究”課題組等,2014;鐘桂荔等,2017;何登錄,2015;王德福,2015)。針對上述四個問題,學者們從健全法律法規、完善股權制度、提升“集體”能力、推動産權融資、統一土地市場和構建交易平台等多個維度提出推進農村集體産權制度改革的辦法與路徑(劉可,2014;宋洪遠等,2015;郭炜等,2015;符剛等,2016)。學者們還基于調研案例分析了農村集體産權改革中面臨的困境、對實踐經驗進行總結并針對性提出了對策建議(賀福中,2017;方桂堂,2017;夏英等,2018)。“農村集體産權制度改革和政策問題研究”課題組(2014)基于北京、上海、廣東等地的調研就農村集體産權制度改革中的股權量化方法進行了專門讨論;張應良等(2017)基于騰沖、湄潭和崇州的改革實踐,從産權實施能力、實施環境與主體權益三個維度提煉了農村産權制度改革的理論邏輯,并提出相應的研究啟示。楊慧蓮等(2017)進一步表明,農村集體産權制度改革成功的關鍵是精英帶頭、共享機制、三産融合和各級主體參與。夏英等(2018)将改革的經驗總結為以下六點:清産核資、界定成員、股權設置與股份量化、股權管理、成員權實現和政社分離,同時指出農民合法權益的有效保護始終貫穿于改革全過程。學者們還分别就農村産權交易模式、産權市場運行、産權法律體系等問題進行了深入研究(王德福,2015;楊久棟等,2015)。張龍耀等(2015)、俞濱等(2018)分别讨論了農地産權制度改革對農村金融市場和農地抵押市場的影響;而塗聖偉(2017)則就農村産權制度與新型城鎮化之間的關系進行了深入讨論。可以發現,關于農村集體産權制度改革的文獻很多,且得出較為一緻的政策含義,為改革推進提供了較強的理論基礎。但既有文獻缺乏對農村集體産權制度改革路徑的系統設計研究,實踐指導價值有限(王永平等,2018)。

肇始于2011年貴州省六盤水市的“三變”改革被認為是農村集體産權制度改革的再一次革命(韓保江,2017),是一條科學的切實可行的科學之路(中央黨校農村改革調查課題組,2016),被認為是農村産權制度改革推進的路徑之一。學者們基于實踐案例歸納總結了農村“三變”改革的現實背景、實踐困境、改革經驗和推進對策。王東京等(2017)指出農民“三變”改革的主要目的是破解當前中國農村經營體制改革、脫貧攻堅和農村增收等現實困境,具有強化農民主體、推進股份合作、催生組織再造和優化鄉村治理四個創新點(羅淩等,2016)。劉遠坤(2016)認為,農村“三變”改革通過構建六大機制2給農民“還權賦能”,維護農民利益;劉守英(2017)讨論了六盤水市農村“三變”改革中各個“變”的做法,并與安順市“三權”促“三變”改革的做法相比較,提出堅持發展農業工業化、資源價值資本化、明晰和尊重産權、變革經營方式和财産、扶貧資金變股金五點啟示;陳全(2017)則歸納三種典型的農村“三變”改革經營模式:依靠企業實現“三變”改革、依靠夥伴合作實現農村“三變”改革和依靠基層黨組織主導實現“三變”改革;王永平等(2018)将農村“三變”改革總結為資源資産确權登記、股權量化和收益分配、産業平台建設、新型經營主體的培育和引進,以及風險防範機制的建立和完善五個關鍵環節;劉遠坤(2016)、韓保江(2017)、張建等(2018)就農村“三變”改革的内在風險進行讨論和歸納。劉琴等(2018)指出了農村“三變”股權架構中存在着入股資産評估随意、管理監督權限缺位、股份配比未兼顧管理層激勵、股權轉讓和退出不暢、土地類資源減損風險大和農民股東履權能力不足等問題,并提出了相應的優化路徑;姜長雲等(2018)基于對六盤水市農村“三變”改革概況的梳理,提出了深化改革的五個後續建議。學者們也在理論邏輯上讨論了農村“三變”改革的效應,有效激活“沉睡資産”,整合國家、社會、集體、農民資産,再造雙層經營中“統”的功能,從根本上解決資源、資金、農民分散問題(羅淩等,2016;中央黨校農村改革調查課題組,2016;孔祥智等,2016;陳林,2018)。桑瑜(2017)從農村“三變”改革的核心要義、着力點、利益機制三個維度闡述了改革的經濟學邏輯。

現有研究主要讨論農村“三變”改革的現實背景、經驗做法、推進困境和解決措施,缺乏從學理上深度剖析農村“三變”改革作為一項制度安排推進農村集體經濟增長的理論邏輯,對改革實踐的指導價值有限;同時,在脫貧攻堅的關鍵時期,國家将農村“三變”改革列為強化到村到戶到人精準幫扶的重要舉措之一。無論是提高理論對改革實踐的指導價值,還是推進和推廣農村“三變”改革,都需要從理論上探究農村“三變”改革與農村集體經濟增長之間的關系,進一步總結和歸納農村“三變”改革可複制、可借鑒的經驗,以及改革中的重要啟示。鑒于此,本文從經濟學原理出發,讨論農村集體經濟增長的理論條件,在此基礎上探求農村“三變”改革促進農村集體經濟增長的理論邏輯,并期望得出農村“三變”改革推進及推廣的相關啟示。

三、農村集體經濟增長的理論條件分析

(一)資源配置:産權明晰與産權激勵

農村集體經濟增長離不開農業生産過程。農業生産需要土地、勞動、資本、科學技術、企業家才能等生産要素,且是各類生産要素的有機組合。農業生産函數可表示為:

 

其中,Y代表産量,R代表土地,L代表勞動,K代表資本,T代表科學技術,E代表企業家才能。當各要素的邊際産品價值等于自身價格時,農業經濟效率最高。同時,根據邊際産品遞減規律和邊際技術替代率遞減規律,在生産過程中,因交易成本高昂等原因導緻缺乏某一生産要素時,該生産要素的邊際報酬一定遠高于其他生産要素,從而導緻農業經濟效率低下,生産成本高昂。農業經濟活動的實質是最小的農業生産要素消耗獲得最大産值(鐘甫甯,2005),所以農業生産的關鍵是各類生産要素的有機組合,即實現資源的有效配置。而中國農村擁有的生産要素有限,主要是土地要素、勞動力要素和傳統技術;較為稀缺的是資本要素、現代科技和企業家才能。農業生産要引進稀缺要素,并将各類要素納入到某一具體産業中生産經營,實現資源配置。從産權角度看,資源配置是資源産權的有效轉讓和配置,資源産權從低效率者轉移至高效率者手中,實現農業經濟效率的提高。中國農村資源性、經營性資産存量巨大(陳雪原,2015),促進集體經濟增長的關鍵在于激活農村巨大存量的資源型和經營性資産,實現農村集體資源的優化配置。

1.産權明晰。

制度經濟學指出明晰的産權安排是市場有效的前提。所以,農村集體資源優化配置、實現資産增值的前提是有明确邊界的産權安排。資源配置的内核是資源在市場經濟主體中的有效配置,即資源産權如何交換以及在什麼條件下實現交換(Alchian1967),而産權交換的前提是産權如何界定。關于産權界定的重要性,赫爾南多·德·索托(2017)有過如下的論述,“資産就像湖泊一樣,需要借助于一座水電站,才能産生可資利用的能量。資産也需要一種正規的所有權制度,才能産生大量的剩餘價值。因為沒有正規的所有權安排将資産的經濟潛能提取出來,轉化為便于運送和控制的形式,發展中國家和前共産主義國家的資産3,就像是高高位于安第斯山脈的湖水一樣——隻是一種沒有開發的潛能,是一種‘沉睡的資本’”。陳雪原(2015)指出,中國農村資源性、經營性資産存量巨大,但是長期缺乏轉化為資本的機制,資産的财産性功能發揮不足,長期以來财産性收入對農民收入的貢獻不到4%。當然,明晰的産權界定并不是特指私有産權,主要是産權權屬明晰,具有充分的排他性。私有産權一定是明晰的産權界定,但是明晰的産權界定不僅指私有産權。何一鳴等(2010)指出中國農村産權制度改革是一個管制不斷放松、不斷“還權賦能”的過程(郭曉鳴等,2013),本質是将共同共有的集體産權改為按份共有的集體産權(方桂堂,2017),核心是賦予農民邊界産權明晰、充分排他的财産權能。

2.産權激勵。

在産權邊界明晰的條件下,也就意味着界定人們如何受益及如何受損,因而誰必須向誰提供補償以修正人們采取的行動(Demsetz1967)。個體的選擇是一個穩定集合,且有着穩定的預期,從而産生相應的刺激和激勵(羅必良,2005)。以19781984年的中國農村土地制度變遷為例,在這一期間家庭聯産承包制的實施對農業總産出增長的貢獻高達42%(林毅夫,1994)。家庭聯産承包責任制的核心是重新賦予農民“剩餘索取權”,改變農民的預期,極大促進農民生産積極性,釋放農業潛力。但是由于經濟運行存在交易成本,同時産權界定具有相對性和漸進性,依舊有部分财産價值未被界定,從而産生公共領域(Y·巴澤爾,1997)。個體在公共領域内會通過兩個路徑使得資源的租值耗散,導緻資源的非有效配置:一個是個體在公共領域内會通過過度競争使得租值耗散(張五常,2015);另一個是個體在公共領域内有動力通過尋租等非生産性方式獲得收益(方浩,2011),刺激個體的分配性努力導緻租值耗散。耗散的租值與公共領域呈正相關。而公共領域是交易成本的函數,與法律層面、技術層面、法律歧視、行為能力不完全、行為能力受約束相關(羅必良,2011),受産權界定約束。當産權界定越清晰、邊界越明确,所存在的公共領域就越小,個體的過度性競争和分配性努力越小。産權明晰具有正向激勵作用;反之則具有負向激勵。實現産權制度的正向激勵是推動經濟增長的動力源泉,激勵個人行為符合資源有效配置的要求。

(二)經濟增長:拓寬市場、鍊條延長與維持特色

産權明晰和正向激勵并不必然實現農村集體經濟的增長和發展,隻是實現集體經濟壯大和發展的基本條件之一。同時,既使是在産權明晰和正向激勵基礎上資源實現有效配置,那也隻能表明實現最低成本的最大産出,并不等價于實現農村集體經濟的持續增長。農村集體無論選擇什麼産業發展經濟,最終都要向市場提供高質量的産品或服務。農村GDP等于各類産品或服務乘以價格的加總,農村GDP可表示為:

 

理論上,達到市場均衡時,完全競争市場下資源最高效率配置,農村GDP是确定且不變的,農村集體經濟實現最低成本的最高産出,但是并沒有實現農村集體經濟持續增長。未達市場均衡時,存在效率改善,但是這一過程并不必然有經濟增長,可能是維持該經濟水平的消耗下降,在産品需求缺乏彈性時甚至會導緻經濟水平下降。資源實現有效配置,并不必然有農村集體經濟的持續增長。在生産函數中,資源配置的定義是最低成本的最大産量;而在GDP公式中,資源配置的定義是轉變為最低成本的最大産值。式(2)指出,決定農村GDP除了産量外,還有市場價格。所以,實現農村集體經濟的持續增長,還需要進一步讨論和分析市場價格。從供需角度看,提高市場價格隻有兩個途徑:一是提高需求,二是降低供給。擴寬市場是拓寬農産品作為最終産品的市場邊界和作為中間産品的有效需求;而延長鍊條除了提高農産品作為中間産品的有效需求外,還進一步提高農産品的附加值、增加利潤。維持特色則在于保證農産品供給的獨有性。

1.擴寬市場。

當生産的産品或服務的數量一定時,農村集體經濟增長的主要影響因素是産品或服務的價格。價格決定于市場的供給和需求,在完全競争市場中,生産者是價格的接受者,利潤為零;而在不完全競争市場下,生産者可以影響市場價格,并可以獲得壟斷租金。所以,形成壟斷、提高價格、獲得壟斷租金是促進農村集體經濟增長的有效途徑之一。同時,在市場供給一定的條件下,可以通過提高市場需求,推動需求曲線外移,從而提高市場價格。從圖1中看,需求曲線從DD1移動,市場價格從P0向上提高到P1,收益增加P0P1E1E0。而擴寬市場需求有以下三個路徑:第一,作為最終産品,擴大産品或服務市場輻射範圍,市場需求與市場直徑成正比,市場直徑越大、人口數量越多,有效的市場需求也就越大;第二,在市場輻射範圍一定的條件下,增加有效需求數量,提高市場需求;第三,向下延長産業鍊條,将農産品作為中間産品進一步生産和加工,提高作為中間産品的市場需求。



1需求擴大拉動市場價格上升示意圖


2.延長鍊條。

延長産業鍊條,不僅可以拓寬産品的市場需求,還可以增加産品的附加值,開發新産品和新市場。微笑曲線的中間部分是利潤最低的生産制造。農業生産過程被分為産前、産中、産後三個部分,其中農民主要參與産中部分,位于微笑曲線的中段,即利潤最低區間。增加農民的收益,需要引導農民進入産前或者産後部分,獲取産前農資、化肥、農藥等購買和産後儲存、運輸、銷售、加工的利潤。且産業鍊條越長,經濟利潤越高。需要指出的是,産品和服務在市場拓寬和鍊條延長過程中有一個重要的引緻需求,即提高農村勞動力的市場需求。将部分退出城鎮勞動力市場的農民重新納入另一個勞動力市場、重新定價,提高農民的工資性收入。這一過程發生在點E1向點E2轉移的過程中。不可否認,實現資源有效配置是農村經濟增長的重要基礎,但對内延長鍊條、對外拓寬新市場才是維持農村持續發展的重中之重。

3.維持特色。

在同時實現資源合理配置,對内擴展分工延長産業鍊條,對外提供信息拓寬市場需求,取得規模經濟、分工經濟和範圍經濟的條件下,決定農村集體經濟發展水平與農民收入提高程度的因素,是選擇的産業的産品市場邊界和産業鍊條邊界的潛力。當潛力用盡時,實現農村集體經濟增長必須另尋他路。正如上文指出,農村GDP等于各類産品或服務乘以價格的加總,而價格取決于市場的供求關系。上文分析的是假定供給不變、産品或服務的需求不斷擴大從而提高市場價格,實現GDP的增長。而現實生活中,供給不變的假定難以維持;同時市場也不可能無限擴大,即市場需求有上邊界。市場價格随市場需求的擴大而提高,必然導緻生産要素流向該類産品或服務的生産,從而導緻供給上漲,拉低價格,在這一過程中實現效率的改善與農村集體經濟的增長,在圖1中表現為點E1向點E2移動。理論上,當市場需求達到上邊界,産品或服務的供給達到最大,實現經濟效率,但是農村經濟增長停滞。生産在點E2下進行,經濟利潤為零。一般的,當供給大幅度提高,甚至高于需求提高時,将會拉低市場價格,導緻經濟增長下滑甚至破産。特别是行政手段下的産業發展有嚴重的産業同構問題(陸銘,2015),在某一時間點供給将會大幅度增加4。實現農村經濟的持續增長,必須保證提供的産品或服務存有差異,具有一定的地域特色,保證供給的獨有性。可在産品或服務中融入文化内涵、地理标志等,形成市場勢力,保持農村在該類産品中的定價權。

四、農村“三變”改革促進經濟增長的理論邏輯

農村“三變”改革為什麼可以實現農村集體經濟的壯大和農村居民收入的增加,促進農村集體經濟的增長?下面分别讨論農村“三變”改革如何實現改變了中國農村的實際情況,使其與理論條件相符合。

(一)資源配置的實現

1.産權明晰:

資源資産确權登記。農村“三變”改革中的資源資産确權登記,就是構建歸屬清晰、權責明确、保護嚴格、流轉順暢的現代化農村産權制度,主要是政府行為。鄧大才(2004)認為農村的資源有三類:自然型資源、資産型資源和權利型資源5,筆者在此基礎上,再添加曆史型資源,指位于農村地域範圍内的曆史文化資源,如古建築、古文物、傳統習俗等。所以,将農村資源大緻歸納為四類:自然型資源、曆史型資源、資産型資源和權利型資源。農村資源類型多樣,長期以來普遍存在底數不清、産權不明、利用率低等突出問題(王永平等,2018)。資源資産确權登記的核心就是确定農村集體資産的類别、範圍、權屬和數量,對農村集體資源進行分類6,重點清查核實未承包到戶的資源型資産和集體統一經營的經營性資産,明确權屬、确定數量,并在此基礎上合理量化權利,對相應的權利進行合理定價,落實到村到戶到人,并頒發産權證,明晰資源的産權邊界。

2.産權激勵:

股權量化和收益分配。農村“三變”改革中的股權量化和收益分配,就是在清晰界定農村集體資産的産權邊界的基礎上,将農村集體資産折價轉化為股權,并将股權量化到村到戶到人,股權是收益的依據,主要是政府行為。股權量化的條件之一是确定農村集體成員,而農村集體成員的确定主要考慮的依據是承包地人口和現有戶籍人口,當然也有部分特殊情況7。在确定農村集體成員的基礎上,綜合考慮農齡、勞齡、人口數量等情況确定股份,尊重曆史,考慮村情。這一改革安排的實質是将農村集體資産的“剩餘索取權”賦予農民,縮小公共領域,提高農民的生産性努力,是改革的動力源泉。以農村集體賬面資産為例,全國農村集體賬面資産總額(除西藏外)2.86萬億元,其中東部2.16萬億元(韓長賦,2017)。資産較多,且存在嚴重的資産流失(徐京波,2018)。例如,河北省廊坊市固安縣宮村鎮馬公莊村原黨支部書記,利用職務之便侵占集體利益,造成村集體資産流失,涉案金額4200餘萬元;安徽某村官涉及金額更高達1.5億元。主要原因是農村集體資産管理主體混亂,且缺乏監督機制(馮卓等,2014)。監督主要依靠農民,而在過去農村集體資産經營管理中,農民由于沒有“剩餘索取權”,缺乏參與監督的動力。農村“三變”改革賦予農民農村集體資産的“剩餘索取權”,激勵農民參與農村集體資産經營、管理和監督。由此,農村“三變”改革賦予農民農村集體資産“剩餘索取權”。

産權明晰和産權激勵是實現資源産權的優化配置的前提,而資源優化配置的核心是資源産權的定價。資源配置的依據是市場價格,資源随市場價格變化流向不同的行業。因此,資源有效配置前提是非扭曲的市場價格和順暢的産權轉讓制度。農村集體資産除經營性資産外,其他兩類資産因各類原因未被開發,缺乏市場,價格難以确定。資源型資産主要的類型是自然型資源和曆史型資源,主要包括良好的生态環境、特殊的地理位置、悠久的曆史文物或者特色的傳統習俗等,難以直接形成産品或服務進入市場交換。“委托”是經濟學的重要理念之一,當某項資源難以定量、定價時,可以委托可以定量和定價的産品去市場交易(張五常,2015;王東京,2018)。将資源性資産的經營和發展問題轉化為尋找合适的可定量和定價委托品問題8。發現資源型資産價格,一定要形成供求關系。農村集體資産中資源型資産價格可構建以下兩個路徑來發現:第一,對外發布農村集體資産信息,吸引有需求者進入,形成供求關系,将資源作為生産要素,在要素市場中發現市場價格;第二,經營農村集體資源,提供各類産品和服務,形成供求關系,在商品市場中發現資源的市場價格。農村“三變”改革通過在要素市場和産品市場中發現農村資源型資産的市場價格,實現資源的有效配置。

(二)經濟增長的實現

1.擴寬市場:

新型經營主體培育和引進。農村“三變”改革中的新型經營主體的培育和引進,就是要引進新型經營主體和伴随在新型經營主體身上的資本要素、現代科技和企業家才能,以及選擇合适的農業産業,将各類要素聚合到選擇的農業産業中發展并壯大,主要是市場行為。新型經營主體主要通過兩個路徑拓寬市場:一方面,新型經營主體通過引入互聯網,實現網上銷售,擴大産品或服務市場輻射範圍,從而拓寬市場;同時,新型經營主體還可以通過自身的社會網絡和社會資本,以較低的交易成本銷售産品,降低需求變化的波動幅度。另一方面,新型經營主體以農家樂、民宿等形式吸引消費者進入農村,提高農村人氣,實現輻射半徑一定下有效需求的提高,從而擴寬産品市場;同時,新型經營主體還可以通過自身的社會網絡和社會資本,以信息分享機制和信任機制将民宿和農家樂等相關消費信息傳遞出去,吸引消費者。

2.延長鍊條:

農村“三産”融合發展。培育和引進愛農業、懂技術、善經營的新型經營主體,發揮企業家才能。将資金、土地、勞動、技術整合到有市場效益的農業産業中,立足地理區位、生态環境、土地資源等資源禀賦,選擇經濟效益高、市場需求大的農業産業。同時,還必須堅持産業融合發展,主要是市場行為。農村産業融合發展不僅推進農村集體資産資本化經營,還拓寬農業産業鍊條,增加農業附加值和提高農民的邊際工資。農村三産融合發展有三條路徑,第一條是農業 加工業,以農業生産的農産品為原材料加工成附加值高的産品。貴州省盤州市賈西村标準化打造刺梨産業園,通過發展蜂蜜加工業延長刺梨産業鍊條,實現農産品價值延伸,提高農業經濟效益和農民農業收入,實現了經濟增長中的鍊條延長。第二條是農業 服務業,以農家樂、民宿等形式吸引外地消費者,或者以農旅結合的方式将資源型資産委托給農産品、旅遊消費品等可計量和定價的商品,促進農村經濟和農民收入增長,獲得範圍經濟,同時實現經濟增長中的市場擴寬。第三是農業 加工業 服務業,是第一條和第二條路徑的結合。

3.維持特色:

地域特色的引入。産業選擇是農村“三變”改革成功的關鍵,是市場行為。基于現有的農村“三變”改革經驗很難總結出如何選擇産業,但是可以從現有改革中産業發展遇到的問題中總結并倒推産業選擇的一般性規律,即産業選擇要依據國内外市場需求和地域特色兩個标準。各地都在推進農村“三變”改革試點,以重慶市為例,渝委農工組辦20181号文件提出,2018年決定在全市38個涉農區縣各選1個村開展農村“三變”改革試點工作,各區縣為打造屬于自己的農村“三變”改革試點,也選擇了不同的村莊開展試點工作。當然,除了農村“三變”改革外,還有農村集體産業制度改革、美麗鄉村建設、田園綜合體建設和特色小鎮建設等。筆者走訪的推進農村集體産權制度改革和農村“三變”改革的試點村,大部分村莊均提出發展農業 旅遊業的規劃,但是大都沒有形成特有品牌和地域特色;且旅遊業提供同質性服務,均為采摘、民宿、農家樂等,産品之間的替代性高,産業同構問題嚴重。在大量的财政資金進入鄉村的過程中,産業市場選擇被政府規劃替代。特别是在鄉村振興戰略背景下,财政資金進入鄉村的規模會進一步擴大。需要指出的是,在改革試點中,因為前期資本逐步投入且市場供給能力并沒有完全發揮出來,所以各地均會有較好的經濟效益,但是供給會随着時間流逝和投入擴大在某一時點突然增加(因為進行試點的時間是相同的),從而導緻供給的結構性過剩9。農民合作社遭遇政府扶持資本低效率的挑戰,同時也存在嚴重的産能過剩問題(尤遊,2018)。行政手段下的産業選擇有最低投入水平下的最高産量,當沒有産業同構問題時,産量可轉化為産值;而當有産業同構問題時,産量并不能轉化為産值,将出現利潤下滑甚至破産等問題。而選擇有地域特色的産業則可以有效避免該問題。六盤水市米籮鎮标準化發展猕猴桃産業,并獲得“農産品地理标志”、“國家地理标志保護産品”等品質認證,市場情景良好,具有較高的經濟效益(王東京等,2017),同時具有相應的特色品牌效應,實現了經濟增長中的維持特色。堅持産業選擇的市場化方向,依據國内外市場需求選擇具體産業。而農業是投資周期較長的産業,所以在選擇産業時需要注意長期的市場走向。當不能對未來市場形成穩定預期時,一個可選的方向是提供有地域特色、具有自然壟斷屬性的産品。市場需求可保證産品或服務實現驚險一躍,而地域特色則可保證産品和服務長期實現驚險一躍。

五、研究結論與實踐啟示

上述理論分析表明,資源配置的前提是産權明晰和産權激勵,但是實現經濟增長還要進一步考慮拓寬市場、延長鍊條和維持特色,所以資源配置并不一定會實現經濟增長。産權明晰、産權激勵、拓寬市場、延長鍊條和維持特色是農村集體經濟增長的充要條件,而中國農村實際情況并不符合理論條件。農村“三變”改革的各個措施,正是将中國農村的實際情況向理論條件方向改進,符合市場化方向才會取得明顯成效。具體而言,農村“三變”改革通過資源資産登記制度實現産權明晰,通過股權量化和收益分配實現産權激勵,通過新型經營主體的培育和引進實現市場拓寬,通過農村“三産”融合發展實現鍊條延長,通過産品中地域特色的引入實現特色維持。農村“三變”改革通過在要素市場和産品市場中發現農村資源的市場價格,實現資源的有效配置;并通過對外擴寬市場、對内延長鍊條,獲得規模經濟、分工經濟和範圍經濟,實現集體經濟持續增長。

基于以上分析,本文得出與現有研究不同的四個重要實踐啟示。第一,在發展農村集體經濟時,不能局限于思考如何實現資源的優化配置,還要進一步思考如何拓寬市場、鍊條延長與維持特色。資源優化配置隻能實現最低成本下的最大産出,并不一定能實現農村集體經濟的持續增長。第二,在農村“三變”改革中,存有明顯的政府行為和市場的邊界,政府行為在于資源資産确權登記、股權量化和收益分配,以降低公共領域為導向;市場行為在于新型經營主體的培育和引進、産業發展業态選擇和具體産業選擇,以市場需求為導向。在實踐中要防止政府行為對市場行為的替代。第三,農村集體經濟發展和農民收入提高的關鍵在于市場行為,即新型經營主體的培育和引進、産業發展業态選擇和具體産業選擇等,而現有研究主要關注于資源資産确權登記、股權量化和收益分配等政府行為,還應聚焦市場行為研究。第四,農村集體經濟的發展既需要有市場競争,也需要有市場勢力。其中,市場競争主要作用于要素市場,以要素市場的競争拉低農村集體經濟發展的成本;市場勢力主要作用于産品市場,以市場勢力獲取高額利潤,促進農村集體經濟增長。與現有研究相同的實踐啟示有,第一,深入推進農村集體産權制度改革,構建産權邊界明晰、流轉順暢的現代産權制度;第二,加大農村基礎設施建設,降低資源配置的交易成本,如信息成本、運輸成本等;第三,促進農村産業三産融合發展,延長農業産業鍊條和擴展勞動力市場,提高經營收益和工資收入。


參考文獻:

[1].Alchian,A.A.Pricing and Society.Occasional Papersno.17.WestminsterInstitute of Economic Affairs.1967

[2].Demsetz H.Towarda Theory of property Rights,The American Economic Review1967522):347~359

[3].陳林.習近平農村市場化與農民組織化理論及其實踐——統籌推進農村“三變”和“三位一體”綜合合作改革.南京農業大學學報(社會科學版),2018182):1~11

[4].陳全.“三變”改革助推精準扶貧的理論邏輯和制度創新.改革,201711):43~46

[5].陳雪原.關于“雙劉易斯二元模型”假說的理論與實證分析.中國農村經濟,20153):34~43

[6].鄧大才.論農村資産資源産權資本化經營.地質技術經濟管理,20041):26~33

[7].方桂堂.農村集體産權制度改革的困境擺脫:自京郊觀察.改革,20178):115~121

[8].方浩.勞動者保護與政府行為——基于勞動争議的面闆數據分析.經濟與管理研究,20113):92~97

[9].馮卓,詹琳.城鎮化進程中農村集體資産管理問題探究.經濟體制改革,20142):93~96

[10].符剛,陳文寬,李思遙,唐宏.推進我國農村資源産權市場化的困境與路徑選擇.農業經濟問題,201611):14~23

[11].郭炜,丁延武.深化農村土地産權制度改革的困境突破與路徑選擇.經濟體制改革,20154):84~89

[12].郭曉鳴,廖祖君.從還權到賦能:實現農村産權的合法有序流動——一個“兩股一改”的溫江樣本.中國農村觀察,20133):2~9

[13].韓保江.“三變”是農村經濟體制又一次“革命”.改革,2017826~27

[14].何登錄.農村産權抵押融資發展的困境與對策.貴州農業科學,2015433):219~222

[15].何一鳴,羅必良.産權管制、制度行為與經濟績效——來自中國農業經濟體制轉軌的證據(1958-2005年).中國農村經濟,201010):4~15

[16].赫爾南多·德·索托.資本的秘密.華夏出版社,2017

[17].賀福中.農村集體産權制度改革的實踐與思考——以山西省沁源縣沁河鎮城北村為例.經濟問題,20171):115~120

[18].姜長雲,蘆千文.貴州六盤水鄉村“三變”改革實踐經驗及後續完善建議.西部論壇,2018283):86~93

[19].孔祥智,穆娜娜.農村集體産權制度改革對農民增收的影響研究——以六盤水市的“三變”改革為例.新疆農墾經濟,20166):1~11

[20].陸銘.大國大城.上海人民出版社,2015

[21].林毅夫.90年代中國農村改革的主要問題與展望.管理世界,19943):139~144

[22].劉可.農村産權制度改革:理論思考與對策選擇.經濟體制改革,20144):196~200

[23].劉琴,周真剛.農村“三變”改革的股權架構解析——以貴州六盤水為例.廣西民族大學學報(哲學社會科學版),2018403):161~165

[24].劉守英.新一輪農村改革樣本:黔省三地例證.改革,20178):16~25

[25].劉遠坤.農村“三變”改革的探索與實踐.行政管理改革,20161):29~32

[26].羅必良.農地産權模糊化:一個概念性框架及其解釋.學術研究,201112):48~56

[27].羅必良.新制度經濟學.山西經濟出版社,2005

[28].羅淩,崔雲霞.再造與重構:貴州六盤水“三變”改革研究.農村經濟,201612):117~122.

[29].農村集體産權制度改革和政策問題研究課題組,夏英,袁崇法.農村集體産權制度改革中的股權設置與管理分析——基于北京、上海、廣東的調研.農業經濟問題,20148):40~44 111

[30].農業部部長韓長賦解決農村集體産權制度改革.人民網,2017-06-11

[31].桑瑜.六盤水“三變”改革的經濟學邏輯.改革,20177):70~77

[32].宋洪遠,高強.農村集體産權制度改革軌迹及其困境擺脫.改革,20152):108~114

[33].塗聖偉.新型城鎮化建設背景下我國農村産權制度改革研究.經濟縱橫,20177):40~46

[34].王德福.農村産權交易市場的運行困境與完善路徑.中州學刊,201511):49~53

[35].王東京.綠水青山怎樣成為金山銀山.理論導報,20189):54 57

[36].王東京,王佳甯.“三變”改革的現實背景、核心要義與推廣價值.改革,20178):5~15

[37].王永平,周丕東.農村産權制度改革的創新探索——基于六盤水市農村“三變”改革實踐的調研.農業經濟問題,20181):27~35

[38].夏英,鐘桂荔,曲頌,郭君平.我國農村集體産權制度改革試點:做法、成效及推進對策.農業經濟問題,20184):36~42

[39].許國強.農地流轉中的法律難題及其破解.農業經濟,20151):10~12

[40].徐京波.農村集體資産分類流失的實踐邏輯——基于膠東地區發達農村的調查.農業經濟問題,20183):127~133

[41].Y·巴澤爾.産權的經濟分析.上海人民出本版社,1997

[42].楊慧蓮,鄭風田,韓旭東,孔玮.如何喚醒“沉睡資源”助力村莊發展——貴州省六盤水舍烹村“三變”案例觀察.貴州社會科學.201712):140~148

[43].楊久棟,蘇強.農地産權“長久不變”的法律創新及其實現.農業經濟問題,20154):27~31 110

[44].尤遊.農民合作社在資本深化背景下的發展模式選擇.農業經濟問題,20186):67~73

[45].俞濱,郭延安.農地産權制度改革對農地抵押市場雙重效應研究——以浙江農地抵押改革試點區為例.浙江社會科學,20184):17~26 155~156

[46].張建,孫兆霞.農戶土地經營權實現方式與減貧發展——GP市“三變”實踐張力試析.南京農業大學學報(社會科學版),2018183):91~102

[47].張龍耀,王夢珺,劉俊傑.農地産權制度改革對農村金融市場的影響——機制與微觀證據.中國農村經濟,201512):14~30

[48].張五常.經濟解釋.中信出版社,2015

[49].張應良,楊芳.農村集體産權制度改革的實踐例證與理論邏輯.改革,20173):119~129

[50].鐘桂荔,夏英.農村集體資産股份權能改革的關鍵問題——基于8縣(市、區)試點的調研觀察.農業經濟問題,20176):30~35

[51].中國農業銀行湖北省分行課題組,朱正罡,黃利榮.中國農村産權交易所運作模式比較研究——基于農村産權抵押融資的視角.農村金融研究,20146):23~28

[52].中國社會科學院農村發展研究所“農村集體産權制度改革研究”課題組,張曉山.關于農村集體産權制度改革的幾個理論與政策問題.中國農村經濟,20152):4~12

[53].鐘甫甯.農業經濟學(第五版).中國農業出版社,2005

[54].中央黨校農村改革調查課題組.中國農村改革發展的新探索——貴州省六盤水市“三變”改革工作調查.中國黨政幹部論壇,201611):87~91

注釋:

1、例如各級政府用于農村生産發展類财政資金、農村基礎設建投資類财政資金、農村生态保護類财政資金,以及農村集體和農村居民自有資金、社會資金和信貸資金等

2、六大機制分别是支持保護、确權頒證、産權交易、融資擔保、風險防控和權益保障

3、如同當前中國農村集體的資産

4、筆者在重慶地區調研時也發現在農村改革試點地區農村産業同構問題較為嚴重

5、農村自然型資源,指位于農村地域範圍内的自然資源,如水資源、土地資源、生物資源、礦産資源等;農村資産型資源,指經過勞動創造而形成的資産,包括由集體或農戶擁有的固定資産和流動資産,如集體的鄉村道路、水渠、堰塘、機埠、學校、村部、鄉村直接經營的企業和商店,以及農民所擁有的生産性設備、房産等;農村權利型資源,指對某種資産或資源擁有的權利

6、分為資源型資産、經營性資産和非經營性資産

7、例如違法生育、戶口轉出、再婚人口挂靠、領養子女、義務兵、大學生、戶籍改革等

8、非經營性資産,顧名思義,是非經營性質的,不在本文讨論的範疇内

9、2016年暑期,筆者在四川省某鎮調研時,該鎮一位副鎮長在調研時說出以下情況:因為該鎮規劃的主打産業是柚子産業,所以流轉大量的土地生産柚子。在柚子樹結果還未到最大值時,該鎮對外銷售的市場已經達到飽和狀況,她非常擔心同時也難以解決當柚子産出進一步擴大時如何銷售問題。其他地區也都出現了相似問題

    http://m.juhua534688.cn|http://wap.juhua534688.cn|http://www.juhua534688.cn||http://juhua534688.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