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 農村研究 > 農村文化

鄉村振興視域下農村公共文化發展策略研究

作者:劉建榮 冀景  責任編輯:張 璐  信息來源:《三峽大學學報(人文社會科學版)》  發布時間:2019-07-16  浏覽次數: 270

 發展農村公共文化是我國實施鄉村振興戰略的必然要求與應有之義,也是鄉村振興戰略實施的重要助推力。目前,我國農村公共文化參照城市公共文化的發展模式,在農村公共文化發展的層次、内容、管理體制上與公共文化服務體系的構建基點上存在與農村實際需求不相适應的地方,緻使農村公共文化的發展處于困境。表現在經濟差距與文化共享的矛盾、城市文明與農村風尚的沖突、形态特征與發展目标的脫離、精神需求與體系建構的錯位。為此,發展農村公共文化,要着重考慮發展公益性農村公共文化、建構農村公共文化體系、發展農村個性化的公共文化管理體制、搭建以農民為主體的公共文化服務四個方面,有針對性地解決農村公共文化存在的問題,促進農村公共文化的發展,展現新時代農村的新面貌。

關鍵詞農村公共文化;農民;策略研究


2013年,文化部《“十二五”時期公共文化服務體系建設實施綱要》明确提出,2020年初步建設覆蓋城鄉、結構合理、功能健全、使用高效的公共文化服務體系。2016年12月25日,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發布《中華人民共和國公共文化服務保障法》,旨在豐富人們精神文化生活,确保公共文化服務順利有序進行,增強人民的文化自信。習近平同志在十九大報告中再次強調,要完善公共文化服務體系,深入實施文化惠民工程,豐富群衆性文化活動[1]。發展農村公共文化是鄉村振興戰略的需要,是促進鄉土文化朝着健康發展的一劑強針。為更好地發展隸屬于農民群體的公共文化,就需要将農村公共文化的發展落在實處、接上地氣、走出水平,最終達到農民公共文化的自信狀态。

馬克思在探索東方社會邁向社會主義社會的可能性分析時,指出其自身存在原始公社“原始土地公共占有形式”,若是得到繼續保留與發展,則可以轉變為“高級的共産主義的公共占有形式”[2]379。無論是原始公社,還是共産主義,公共性是其發展的核心要義。查爾斯·泰勒指出:“‘公共’就是與整個社會有重要關系的,或屬于這整個社會的,或附屬于社會借之作為一個實體聚集起來并進行行動的那些工具、機構或場所的東西。”[3]公共所依附的人化實體是參與公共文化發展的全部主體,多元主體在平等公正、相互融合、相互共享的關聯中構成良好的社會關系。物态實體是公共空間,是主體生産與生活的公共區域。在公共所依附的人化實體與物态實體的融合中,形成公共文化的整體架構。公共文化本質上是一種非生産性文化生産形态[4]。在政府或是社會組織的主導下,開展的服務于全體人民的公益共享公共文化。

一、鄉村振興下的農村公共文化發展意義

習近平總書記指出鄉村振興戰略的總要求即“産業興旺、生态宜居、鄉風文明、治理有效、生活富裕”[1]。發展農村公共文化是實施鄉村振興戰略的内在要求。公共文化的發展不僅在于外在的文化活動、文化組織與文化資源,而且還包括内在文化意識、文化輿論與文化認同等。發展農村公共文化是優化農村的文化環境與文化氛圍,也是對農民的文化素養與鄉土意識的培育。發展良好的農村公共文化,有利于發揮文化正能量,抑制不良文化的侵害,促進鄉村的全方位、多維度的振興。

1.公共文化是發展鄉土文化的基本途徑

鄉土文化是中華傳統文化發展的搖籃,承載着中國文化的發展痕迹。農村公共文化是基層鄉土文化的重要組成部分與存在方式,是農民在公共領域的精神寄托。鄉土文化的發展具有内生性。“為其他人創造一種文化的努力是不可能徹底成功的——不管這裡的其他人是根據階級、性别、種族、國家還是别的什麼來定義的,因為文化隻能從内部,不能從外部來生産。”[5]農村公共文化發展的理想狀态正是包括全體農民在内的多元主體在農村的公共空間,自由地結成相互融合相互促進的組織。也就是說是在充分尊重農民群衆的主體地位與主體性的基礎上所形成的。公共文化的發展包含着對中華傳統文化繼承與發展,蘊含着和為貴、重義輕利、盡忠報國、仁愛忠孝等社會價值觀念。正是在優秀鄉土文化的引領下,農村公共文化的發展既符合廣大農民群衆的個人利益,也符合農村發展的整體利益,成為農村發展的一大精神支柱。在鄉村振興戰略的背景下,促進農村公共文化的發展是發展鄉土文化的重要途徑,是推動全局發展的重要一環。

2.公共文化是發展公共文化服務體系的本質内涵

公共文化隸屬于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實踐,具有強烈的中國語境和中國意蘊。2004年上海以書面形式正式提出“公共文化服務體系”這個概念,并規定了建設目标,自此之後我國開始不斷探索公共文化服務體系建設問題。農村公共文化服務體系建設時間較短,其建設内容與方向緊緊依照農村公共文化的預設理論進行。2018年中共中央、國務院印發了《鄉村振興戰略規劃(2018—2022年)》,指出農村公共文化服務體系的發展方向與内容實質,要推動城鄉公共文化服務體系融合發展,增加優秀鄉村文化産品和服務供給,活躍繁榮農村文化市場,為廣大農民提供高質量的精神營養。在鄉村振興戰略的指引下,農村公共文化體系建設依據農民公共文化的發展情況,在公共文化服務網絡、公共文化服務設施、公共文化服務工程、地區特色文化舞台四個方面構建鄉土公共文化的文化符号與文化空間。特别要利用農村文化現有的文化場所,如禮堂、祠堂等文化場所。農村公共文化服務體系踐行公共文化理念,力求實現真正為廣大農民服務。

3.公共文化是促進鄉風文明的主要手段

農民不僅是鄉村振興戰略的實施對象與服務群體,也是發展農村公共文化的主體。農民在不斷建設公共文化的過程中,也享受着公共文化建設的成果。發展公共文化不僅有利于農民提升自身的科學文化素質、繼承與發展傳統文化、提高思想道德修養,而且有利于農民踐行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滿足農民群衆的精神文化需求,成為新時代的新型農民。馬克思在《關于費爾巴哈的提綱》中說,“人的本質不是單個人所固有的抽象物,在其現實性上,它是一切社會關系的總和。”[2]139單個農民的發展,也就促使農民社會關系的良好運轉。農村公共文化是在農村區域内發動農民群體共同參與文化活動與文化建設,關系着農民個人與農民群體在幸福感、獲得感、認同感與滿足感,也關系着農村整體的風氣、習俗,是發展農村鄉風文明的重要手段。

二、農村公共文化現實困境

與城市公共文化發展進程相比,農村公共文化的發展相對較晚,其參照模型是城市公共文化的運行模式。而且由于城鄉二元體制的區别建設和公共文化的特點導緻在建設過程中存在公共文化鄉村化問題。尤其是現代化進程的不斷加快,農村公共文化建設的矛盾也在不斷爆發。其存在的問題主要表現為農村公共文化發展的文化層次上、文化内容上、文化管理體制上與公共文化服務體系的構建基點上,解決突出的文化發展難題,有利于順利推進農村公共文化的發展,響應鄉村振興戰略的号召。

1.經濟差距與文化共享的矛盾

我國目前處于社會主義社會的初級階段。毛澤東指出社會主義社會仍然有矛盾。在經濟方面表現為财産占有的私人化與财産差距的進一步擴大,階級分層的現象日益加劇。社會分層和階級分化不僅在公共文化的形态上造成很大差異,而且構成公共文化内部本身的層次差别[6]。内部不同層次的文化破壞公共文化的公共性與公益性,造成多數人與少數人的文化圈、高級文化與低級文化的文化怪相。在當代中國社會,依據經濟實力與财産實力,人口基數較大的農民在社會分層中處于中下層,也就意味着其所占的社會資源,包括經濟資源與文化資源等與其他社會階層相比是比較少的。物質資源與經濟地位的不同也就造成農民公共文化出現分化與分層。全體農民群體共享的公共文化,也被文化的分化與分層造成一定程度的破壞。村莊公共文化萎縮,私人性的圈層文化成為村莊主流[7]。理想化的公共文化想要突破社會階層的障礙與社會地位的差異,在處于社會主義初級階段的中國難以實現。但是,因為不同階層社會成員對于美好生活的根本追求是一緻的,化解與處理經濟差距與文化共享的矛盾具有很大的可能性。

2.城市文明與農村風尚的沖突

我國城市化、城鎮化水平穩步提高,意味着城市發展模式在深刻影響着農村的發展。就文化方面而言,追求數量優勢與速度優勢的城市文明在與農村文化的交流對話中,鄉村的“文化自性”[8]正在消逝,農民生活的風尚與習俗也發生了很大的變化。特别是農民生活中具有儀式性的公共文化出現内容的碎片化與程式的零散化。農民的生活方式與文化習俗不斷城市化,農村風尚的外在表現與其内在的農民意識、宗族文化格格不入,造成農村文化的主體性特征在不斷消亡,而且農村公共文化的受衆群體也在不斷的消減。目前,農村缺失青壯年勞動力,主要人群是幼童與老人。青壯年勞動力大部分外出打工,隻有重要的節假日才歸于農田,對于農村文化的親切度與熟悉感都在不斷降低。青少年的文化生活以現代教育理念的校園生活為主要的教育場所、城市文化教育占據大多數的教育時間,脫離農村文化生活已頗具趨勢。村中老人的文化生活沿襲傳統,聽戲、打牌、聊天、廣場舞占據生活的主體。城市文明的發展正在打破農民的傳統文化風尚,農村公共文化主要内容甚至轉變為大衆傳媒影響下的電影、電視等。如何針對性地提升不同年齡段農民的公共文化生活,避免城市文明在農村文化建設中一葉障目已成為發展農村公共文化的突出問題。

3.形态特征與發展目标的脫離

公共文化的發展具有形态上的差異性,一種是政府主導的公益文化事業單位,一種是民俗領域的公共文化。我國城鄉二元結構長期存在文化事業以城市為中心的傾向,緻使具有公共文化性質的文化事業體制在布局和服務供給方面存在着較大的空間不均衡,從而給民俗形态的公共文化發展留下了巨大空間[4]。中國農村公共文化在形态上的差異主要表現為自然條件的偏遠限制、設備條件的不足約束、人力資源的緊缺殘局等劣勢因素所局限的差異特征。與城市公共文化相比,兩者的公共文化在發展目标具有一緻性差異,存在不均衡、不平等的差異。但農村公共文化因為農村在地域、風情、習俗、治理方式等方面的不同,也具有地方性、組織形式上的獨特差異。而且農村面積遼闊,所處的自然環境與與社會環境各不相同,也導緻農村公共文化之間也具有差别。農村公共文化的發展目标是不同群體以平等的身份參與到農村文化空間與文化建設中,并共享公共文化的發展成果。為實現這一目标,農村公共文化的發展采取由政府主導的公益性文化事業推動農村公共文化的發展。這一舉措忽視了農村公共文化雙重形态,形成以自我為中心的“無公德的個人”[9]泛濫。而且依據簡單的因果邏輯關系處理公共文化的差異性特點與公共文化服務體系建設的統一性目标,導緻理論上的理想化,難以應對與農村公共文化的複雜多變,造成與農村公共文化發展目标之間的脫節與不适應。

4.精神需求與體系建構的錯位

公共文化的發展最早是在城市中建構,城市公共文化的發展模式逐漸成熟,随後我國依照城市公共文化的構建模式建立了政府主導的農村公共文化體系。從城鄉二元體制向城鄉一體化建設思路的改變,我國逐漸形成了以政府為本位的公共文化建設,不斷将文化資源送到農村,并附加标準的主流城市文化。我國農村公共文化體系的建設以追求标準化供給為服務原則,要求建立公共文化體系統一的設施标準、管理标準、評價标準。為此在農村建立了整齊劃一的農村綜合文化服務站,其目的是服務農民大衆、增強農民主體性。但是農民精神生活的發展是對豐富多彩的娛樂活動的向往、博大精深的傳統文化的繼承、創新發展的農民文化的共享、精彩絢麗的地區文化的彰顯。以政府為本位的公共文化服務體系難以引起農民在精神世界與文化生活之間的共鳴,農民集體無意識狀态造成農村公共文化服務體系無人知曉、無人問津的困境。标準化的實施标準也就無意間忽視了農村公共文化發展的地區、曆史、文化差異性,導緻标準化的公共文化體系契合具體農村公共文化發展樣态有一定的難度,阻礙農民享有自由而全面的公共文化權利。放眼中國的大部分農村地區,其發展的現狀脫離不了統一化系統化建設。

三、農村公共文化發展的策略研究

在十九報告中,習近平總書記強調,“要大力繁榮發展文化事業,以基層特别是農村為重點,深入實施重點文化惠民工程,促進基本公共文化服務标準化、均等化。”[1]農村公共文化的發展是當前農村發展的重點。對農村公共文化發展的情況要具體問題具體分析。通過發展公益性公共文化、建構農村公共文化體系、發展農村個性化的公共文化管理體制、搭建以農民為主體的公共文化服務促進農村公共文化的發展,展現新時代農村的新面貌。

1.發展公益性公共文化抵消經濟消解作用

随着個體文化在農村的興起,我國農村公共文化的發展空間和群衆基礎在不斷縮小,呈現逐漸式微的趨勢。為扭轉公共文化發展的不利局面,在農村地區大力發展公益性公共文化活動。以面向全體農民、免費參與的方式構建公共的、融合的、共享的公共關系,創建農民公共文化活動。公共文化活動可以使人們認真思考“私人性”與“公共性”及其關聯,并促使其合理地協調個體與社會的互動,更為重要的是能夠培育鄉村社會發展的文化自覺[10]。發展公共文化活動,一方面依靠政府主導的公益性文化事業單位,利用文化館、圖書館、農家書屋向農民提供科學文化知識、豐富娛樂生活、拓展公共文化空間。也可以參照湖南省“歡樂潇湘”大賽,提供公開公平的舞台競賽。另一方面培育農村第三部門。農村第三部門主要是指在農村基層社會組建的、政府和私營企業之外的社會組織[11]。例如文化大院、農民協會,通過将松散的個體農民組織起來建立擁有一定自主權力的社會組織,以農民特定地域的鄉土文化為依托,開展農民公共文化活動。在公共文化的創建中,要始終堅持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為文化活動的核心理念,站在先進文化的高地抵制經濟對文化的消解作用。

2.建構農村公共文化體系促進文化融合

由于我國長期實行城鄉二元結構的治理辦法,城市文明深刻影響着農村的鄉土文化的發展。著名社會學家希爾斯認為“抛棄一種傳統并不能保證它可以被取代,它可能會由某種更加糟糕的行為或信仰範式所代替”,“傳統應該被當作有價值生活的必要構成部分”[12]建構農村公共文化體系既不能完全抛棄鄉土文化,也不能完全照搬城市文化,而是将不同文化在農村文化空間中形成和諧共存狀态。這種狀态必須适應農村文化的發展條件,“農村文化是一套處境化的生産和生活經驗體系,它由該社會的生産和生活條件所決定”[13]。為此,應建立由農村多元文化主體相互協作的農村公共文化體系。目前,我國公共文化服務體系建設主要依靠政府的财政支持和編制安排。為解決農村公共文化服務工作的順利有序進行,需要尋求政府之外的社會力量。首先,可以與村中的才藝能人和傳統老人結合,發揮有文化才藝的能人巧士對公共文化發展的敏感度與熱愛感,發揮有組織能力的權威老人對公共文化服務的指導能力與工作安排。其次,在村委的組織下,選拔農村領頭人物将傳統文化與公共文化相結合,将獨具特色的農民特色文化在一系列的遴選、入庫、幫扶中建立一支穩定團結的群衆文藝隊伍。在政府、老人、村委、群衆文藝隊伍的溝通努力下構建農村文化,形成農民喜聞樂見的農村公共文化,培育農民在公共文化領域的文化自覺。

3.發展農村個性化的公共文化管理體制

由于農村文化與城市文化之間、農村文化内部之間的差别,農村公共文化的發展不僅要适應鄉土文化的大環境,也要符合當地當時的農村具體環境,形成各具特色的農村公共文化。着力于農村公共文化的内容與形式,解決主體需求與供給内容之間的矛盾、需求方式與供給方式之間的矛盾。供給側改革是解決公共文化服務同質化、碎片化等問題,超越公共文化服務失靈的方式[14]。

為此,首先,将服務對象定位于農民,并區分農民階級中的不同階層與群體,将偏好進行細分與整合,形成具有普适性的公共文化服務清單。其次,針對農民公共文化服務清單,進行有針對性的服務。其中需要加強公共文化服務的制度建設,把握好公共文化發展的曆時性與共時性,建立起既保護文化知識産權的内部制度,也保障文化運行的外部制度,确保農村公共文化服務做到精準供給與及時服務。最後,“互聯網 ”戰略運用到農村公共文化服務中,建立數字化農村公共文化服務體系,增強供給内容的多元化、供給方式的便捷化。運用信息化手段對每一個服務對象進行建檔立卡,記錄其文化服務偏好、接受服務曆史、評價反饋等信息,強化每一個具體服務對象的信息管理和服務生命周期的考察[15]。通過農村公共文化服務的供給側改革,擺脫農村公共文化服務“時空分延”,形成契合農村公共文化服務的良好發展局面。

4.搭建以農民為主體的公共文化服務

目前,我國通過政府的主流意志治理鄉村文化,建立了政府主導的農村公共文化體系。喬治·拉蒂默(GeorgeLatimer)認為治理是“提供服務并非政府的義務,政府的義務是保證服務提供得以實現”[16]。農村公共文化服務的實現就必須處理好農民全體成員的公共關系,培育農民的公共心理意識。“公共文化服務不僅僅是一個‘編碼’的過程,而且還必須從受衆的角度研究‘解碼’,重視公共文化服務消費者的需求表達,尊重民衆的意見。”[17]為此,确立農民的主體地位與主體性就成為農村公共文化服務的本質内涵。首先,增強農民自身的責任意識,不僅體現為農民對自我權利的捍衛與維護,在公共文化共建中共同享有、共同發展。而且還需要農民以國家利益為重,本着鄉村振興的使命挖掘身邊的傳統文化、保護日常的生活習俗、延續祖先的智慧寶庫。其次,需要通過政府的簡政放權給予農民以更多的自主性、積極性、創造性,建立農民文化自治社會組織、農民演藝團隊。最後,日常生活生産的農民文化要進一步與公共文化相融合,通過公共文化的公益性與全民性建立由農民主導的文化活動,創建有平台、有支持、取材于農民生活的農村特色文化,改變農民公共文化的弱參與現象,形成農民人人樂于參與、人人都能享有、人人敢于創造的美好局面。

發展農村公共文化,不僅要站在客觀的角度審視農村公共文化的發展現狀,也要用科學的理論尋找農村公共文化的發展之道。發展農村公共文化旨在讓農民增強對公共文化的認知,建立對鄉土文化的文化自覺。在建設本地公共文化的過程中,塑造農村公共文化的典型與地标,建設留得住綠水,記得住鄉愁的鄉土農村。增強農民在農村生活與生産的歸屬感與幸福感,從而增強新時代農民的文化自信。


參考文獻

[1]習近平.決勝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奪取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偉大勝利[N].人民日報,2017-10-19(02).

[2]馬克思,恩格斯.馬克思恩格斯選集:第1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2012.

[3]汪晖,陳燕谷.文化與公共性[M].北京:生活·讀書·新知三聯書店,2005:187-188.

[4]榮躍明.公共文化的概念、形态和特征[J].毛澤東鄧小平理論研究,2011(3):38-45.

[5]約翰·菲斯克.電視文化[M].祁阿紅,等譯.北京:商務印書館,2005:465.

[6]榮躍明.公共文化的概念、形态和特征[J].毛澤東鄧小平理論研究,2011(3):38-45 84,43.

[7]宣朝慶,韓慶齡.文化自性與圈層整合:公共文化建設的鄉村本位[J].學海,2016(3):63-69,68.

[8]周瑾.文化自性與文化自覺[N].中國文化報,2012-12-04(003).

[9]閻雲翔.私人生活的變革:一個中國村莊裡的愛情、家庭與親密關系:1949—1999[M].上海:上海書店出版社,2006:260.

[10]李少惠.民族傳統文化與公共文化建設的互動機理——基于甘南藏區的分析[J].西南民族大學學報(人文社會科學版),2013(9):29-36.

[11]解永照,劉曉然.我國農村第三部門發展與社會治理研究[J].山東警察學院學報,2018(3):124-132,124.

[12]希爾斯.論傳統[M].上海:上海世紀出版集團,2009:354-355.

[13]吳理财.“中國現階段農民問題”研究課題之一鄉村文化的“叢林原則”[J].人民論壇,2011(7):68-69.

[14]陳建.超越結構性失靈,農村公共文化服務供給側改革研究[J].圖書館建設,2017(9):37-43.

[15]張從海.“互聯網 ”背景下公共文化服務供給機制創新研究[J].安徽工業大學學報(社會科學版),2017(2):29-31.

[16]奧斯本·蓋布勒.改革政府[M].上海:上海譯文出版社,2006:2-5.

[17]吳理财.編碼與解碼視域中的公共文化服務[J].江漢論壇,2012(1):141-144.

    http://m.juhua534688.cn|http://wap.juhua534688.cn|http://www.juhua534688.cn||http://juhua534688.cn